您的位置:吾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源世界之天衍 > 第四十一章 未知天赋

第四十一章 未知天赋

作品:源世界之天衍 作者:跳舞 字数: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随着溃厌的语声刚落,屋子的整个地面,突然剧烈地震动了起来,随后便是一声痛苦的呻吟。

    一个人体被从地面甩出,高高弹起了半米,又重重摔落在地面之上,全身抽搐着吐出一口鲜血来。

    正是乱壤!

    同时响起的,还有心韵的惨叫声。

    江逍也飞一般地从沙发上跳起,用力抱住了心韵。正如刚才的溃厌一样,心韵的两条手臂也一瞬间化作了模糊的血肉,仿佛被绞肉机绞过了一般。

    溃厌再度爆发出一阵狂笑来。

    “看看吧!看看吧!我早就说过,你的一切攻击,最终都将落在你们的身上!”

    溃厌的双脚,已经重新生长了一半。虽然原本的鞋袜都已经消失,但仍旧能看清脚掌已经生长了一半出来:“乱壤,我已经摸清了你的能力了!”

    “是么……”

    乱壤重重吐出一口深黑的血液,抬起头,死死盯着身前的溃厌:“那……你说说看吧!”

    “不得不承认,你的天赋能力,很强,强到了……几乎是物理伤害力无敌的层面。但很遗憾的是,无论怎样的物理伤害,在我的身上,都是无效的!”溃厌用力扶着墙,站起了身来。方才的伤害虽然不轻,但对于他这样的恢复力强化的战士而言,还远远不足以致命:“先通过肢体接触,记录下对方的身体共振频率,然后将身体和周围的地面同化,制造出同样频率的共振,靠着振动传递的能量粉碎对方的肢体。我说的没错吧!也幸亏了你当时是同化了地面的状态,所以伤害才会被整个身体承担。否则……只怕刚才这一击就要了你自己的命吧!”

    乱壤挣扎着从地上爬起,却没有回应溃厌的话。

    他猜对了。

    但问题是,乱壤仍旧没有猜出,溃厌的天赋能力究竟是什么。

    “只可惜,这种能力对我无效!要后悔的话,就只有后悔自己没有在第一击将我杀死吧!”溃厌此刻脸上再也没有此前的严谨认真神情,而是得意地大笑着:“很想知道我的天赋能力是什么么?其实告诉你们也无妨,毕竟你们之中,唯一的两个强者,已经被我适配了攻击!余下的……嗯……好像是一个普通人,和一个都没有完全具备能力的半觉醒者吧?不过……”

    溃厌低头看了看自己已经接近生长完毕的双脚,抬起头狞笑着:“不过即便如此,我也不可能将自己的能力告诉你们的!蠢货们!天赋能力是自己最大的秘密,有谁会傻到透露出来啊!”

    “等着吧,白痴们,等着我的双脚复元完毕之后,就来将你们一个个杀掉!或者……如果想要死得更快点的话……你们也可以选择来攻击我啊!我保证,无论你们在我身上造成多少的伤害,最终承担的人,就只有你们自己!”

    在溃厌说话的同时,乱壤已经挣扎着自地上爬起,不顾自己的伤势,先踉踉跄跄地冲到了心韵的身旁,也不管什么避嫌,飞快地双手按在了她的胸前和小腹上。

    “先治你自己,乱壤!”心韵喘息着道,但乱壤却只摇了摇头,根本不管不顾。心韵的双臂在他的治疗之下,已经以比方才乱壤更快的速度生长了起来。

    这是工匠职阶之中,治愈者的职阶能力。

    江逍握紧了拳头,拦在了几人身前。

    乱壤和心韵二人,都已经重伤,正在治疗当中,而赵天雨还只是刚刚觉醒,根本不可能明白如何战斗。而且她的能力,只是能够穿梭到镜面世界而已,面对这种对手,也完全无法发挥任何作用。

    现在,能够抵挡溃厌的,就只有江逍自己一个人了。

    可……这样的对手,究竟应该怎样应对?

    “怎么?半觉醒者,就凭你也想阻拦我?”溃厌的双足已经复元完毕,在地板上轻轻蹬了两下,将脖子左右晃了晃,发出格格的骨节声,向着江逍缓步走来:“听说你初步觉醒了四年,却直到现在也没能完全觉醒。你以为就凭你这种废物,也有能力和我对抗?何况……”

    溃厌露出一丝笑意来,伸出手指着江逍身后的乱壤和心韵:“别忘了,你的一切攻击,都会回到他们的身上啊!而且……还有你自己!”

    江逍沉默着没有说话,却只是用力捏紧了拳头。

    他与力秦交战的时候,曾经一度拥有了超越力秦的速度和力量,并且如同战士一样,能够在指尖长出骨爪来。但在力秦死后,他那凭空而来的速度和力量便已经消失无踪,又回到了只比普通人强上些许的程度。

    按照心韵之前的判断,半觉醒状态下的江逍,现在的速度力量和恢复能力,差不多也就是平民职阶的水准而已。

    虽然溃厌自打交战以来,出手的速度并不多,但江逍还是明显地感觉到,他的基本属性要远远强过自己。

    如果是性命相博的话,只怕溃厌根本没可能被自己伤到半点。

    “怎么?不打算先动手么?那么……就让我来吧……”

    溃厌已经走到了江逍身前五步的距离,猛地身体一低,随后便化作了一道黑影。江逍还未来得及看清他的动作,小腹上已经挨了重重的一拳。

    溃厌的速度,似乎比力秦还要更快一些,但是力道却稍有不及。饶是如此,江逍仍然被打得弯下了腰去,无论还手还是闪避都来不及。

    而就在江逍弯下腰的时候,一记坚硬的膝盖也撞到了他的鼻梁之上。钻心的酸疼,将他刺激得眼泪横流。

    “哟,怎么哭起来了?这么个大男人,爱哭可不是什么好事啊。”溃厌嘿嘿笑着,抓住了江逍的头发,将他拎了起来。胃部痉挛的抽痛,让江逍似乎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不过为了不要夜长梦多,我还是尽快杀了你吧。反正,你的命对于学院也没有什么用处。”

    刚才为了拳打江逍而收起的骨爪,再度在溃厌的手上生长出来,对着江逍的脖子抹了过去:“死吧!”

    赵天雨一直被众人保护在身后,静静观望着身前发生的一切。

    她目前所知的,自己唯一的能力,就只是进入到镜中世界而已。而刚刚觉醒,又被江逍和心韵告知了那么多有关觉醒者世界的事情,她现在的精神还处于虚幻和恍惚的状态中。

    直到溃厌的出现,她依然对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有一种不切实际的虚无感。

    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么?尼安德特人,数万年的血脉传承,觉醒后的稀有能力,学院,种子,追杀……

    无数的信息在赵天雨脑中交织不停,几乎要让她爆炸。

    即便是方才心韵和乱壤与溃厌的交战,也没能给赵天雨带来太多的真实感,一切都像是在梦境中发生一样。

    直到现在,江逍也被溃厌提在了手中……

    “江逍!!!”

    赵天雨终于爆发出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叫声,绕过乱壤和心韵,向着溃厌猛地冲了过去。

    一股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力量,突然自她的身体内生出,像是与生俱来的那样,凭着本能去行动。赵天雨的手掌以超越想象的速度,切在了溃厌握着江逍头发的手臂上。

    悄无声息的,没有半点碰撞声,溃厌的那只手臂自中间突兀断裂开,连同着江逍一起摔落在了地上。

    “该死!高周波强化的战士?!”溃厌惨叫一声,捧着自己的断臂,鲜血狂喷,向后退开,死死盯着赵天雨:“你……你也是觉醒者?”

    赵天雨顾不上回答他,蹲在地上将江逍抱在了怀中。江逍因疼痛而苍白的脸上,满是那一记膝撞留下的鼻血。

    “江逍……你……还好么?”赵天雨的心都绷紧了,将江逍紧紧抱在怀中,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乱壤虽然拥有治愈的能力,但心韵的伤势实在太重,直到现在也没能够完全复元。

    “我……我没事……死不了。”江逍重重咳嗽了几声,断断续续道:“倒是你,为什么方才不切了他的脖子!”

    “我……我害怕会伤到他们……”赵天雨惶然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乱壤和心韵:“他的能力……不是可以反弹伤害么?”

    “对……但刚才如果你斩了他的脑袋的话,是不会有事的!”江逍扶着赵天雨的肩膀,自地上勉强站了起来,看着身前抱着自己只剩下半截的右臂的溃厌:“我想……我已经摸清这家伙的能力了。”

    “是的……我也摸清了。”身后心韵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虽然伤势很重,但被共振粉碎的只是她的双臂,却没有伤及躯干,所以声音虽然虚弱,但却清晰得很:“任何人能够对溃厌造成有效伤害的,就只有第一击。这也就是他话中所提到过的‘适配’吧。而一旦第一击没有杀死他,被他‘适配’了攻击者之后,那么一切在溃厌身上发生的伤害,都只会反馈回攻击者的身上。这就是你的能力,对不对,溃厌!!”

    纵使身受重伤,但心韵身为祭司的精神威压仍在,目光越过江逍和赵天雨,射向溃厌,凛然不怒自威。

    “哼……”溃厌缓缓自地上由蹲着的姿势站起身,脸上露出微笑来:“我的能力也算不得太难猜出,被你们判断出来也在意料之中。但这已经不重要了。”

    他的右臂已经渐渐止住了流血,不愧正如他所说的,他在战士职阶中,是恢复力强化的分类。溃厌伸出左手手指,一个个地自心韵等人脸上点过去,最后停留在江逍的脸上:“你,你,还有你。你们现在都已经成为我能力的适配对象。唯一剩下的,就只剩下这个半觉醒者。而你这家伙……”

    溃厌笑了一下:“虽然不知道你觉醒之后会是什么职阶,但至少现在,你的速度和力量都远不如我。我不相信,你有能力能将我一击毙命。而只要你的第一击要不了我的命,你也会和他们一样,成为我的适配对象。”

    溃厌笑得更加得意:“而且,你们恐怕忽略了一个问题。而这也是我之前刻意隐藏着,没有让你们发现的……”

    说完,他的左手猛地伸出骨爪,向着只剩下半截的右臂重重插了下去。

    除了江逍之外的三个人齐齐发出了一声闷哼。

    溃厌骨爪尽管插进了自己的半截右臂,但却没有半点痛苦的神色,也没有丝毫鲜血流出。而心韵、赵天雨和乱壤三人,右臂上都同时出现了三道一模一样的伤口,血花同时飞溅了开去。

    “你们忘了,人是可以自杀的么?”

    溃厌的脸上满是调侃的笑容,自右臂上拔出了左手的骨爪,横在了自己的咽喉上:“江逍,你别着急,等我杀了他们三个之后,再来慢慢解决你吧!”

    “该死!”

    江逍如堕冰窟,眼睁睁看着溃厌的骨爪已经对准了咽喉。

    他竟然没有想到,一旦适配完成,溃厌自己对自己造成的伤害,也能够反馈到被适配过的对象身上。

    心韵与乱壤心中,也都充满了无尽的后悔。

    他们两人之前,都曾经有过机会,将溃厌在第一击便斩杀手下。但却在溃厌精巧的心理战之中,因为顾虑而没有敢第一击便痛下杀手。

    而现在,便将会是他们因自己犯下的错误,承受后果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