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吾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源世界之天衍 > 正文 第八十六章 光复蓝图

正文 第八十六章 光复蓝图

作品:源世界之天衍 作者:跳舞 字数: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马上?”江逍冷笑:“你可知道,因为权限的缘故,这个种子,早就已经只接受我一个人的控制了?”

    老华微笑着耸了耸肩:“那么……你可以再试一次,看看它是否仍旧服从你的命令吧。”

    江逍的脸上仍旧挂着不屑的表情,但数秒钟之后,便立刻转为了震惊。

    “你……是怎么做到的!”

    “很简单。”老华淡淡一笑:“你以为……我刚才为什么要跟你们聊上那么久?难道你以为……我当真是为了给她做什么科普么?那只是为了分散你们的注意,让你们无暇去注意我在做什么而已。”

    江逍用力捏紧了拳头。

    他方才一直在与老华交流,没有留意种子的情况。直到此时才注意到,他与种子之间的精神联系已在不知何时被切断了!

    此前他可以仅仅靠着传送一个意念,就让这间舱室之中生长出神经束,构建成一把能让心韵进行连接的座椅。但现在,却是无论如何呼唤,都得不到种子的回应。

    “你……怎么可能把我的权限给取消?”江逍不可置信地看着老华:“你不过只是一个祭司而已!而我所拥有的,可是执政官的权限!”

    “你……果然是执政官的职阶。我之前就曾有过这样的怀疑,只不过一直没有办法证实而已。”老华听见了执政官三个字,脸上却没有丝毫惊讶,仍旧淡淡笑着:“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你的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场。虽然因为没有完全觉醒,但毕竟,还是和其他的觉醒者不同。”

    “而现在,在见到了你之后,那种感觉已经变得更加明显了。”老华的目光在江逍身上流连:“所以……为了绕过你的权限,我只能在这颗种子上……临时做了一点手脚。”

    “手脚?”

    “是的。你还记得么,我刚才曾说过,我在死海底部,曾经接触过另一颗种子。虽说那颗种子已经几乎全部都损坏了,但它的核心却依旧保存完好。若非如此,我也不可能成功地和它建立精神联系,获取到一切的历史资料。”

    “而你知道么?”老华突然笑了笑:“虽然是由先民们所制造出的生体运输工具,但种子的核心却是可以替换的。而我……碰巧知道该如何替换。”

    “也就是说……你把这颗种子的核心,替换成了你的那一个?”江逍闷哼一声。

    “是的。并且……那颗种子的核心之中,早已留下了我的权限。”老华脸上满是自信:“在方才的那段时间里,我已经移除了这个种子的核心,替换上了……死海底部的那一个。而现在……它已经成功地接管了这颗种子!”

    说着,老华轻轻打了一个响指,一个巨大的球体出现在了四人中间的空地上。

    那个球体的直径有接近两米,上面布满了无数小孔与突触,正在微微蠕动个不停,看起来就像放大了无数倍的心脏一般。

    这……就是核心?

    “可你想过没有,我拥有执政官的权限。只要我想,随时都可以解除你的权限,并且将他刷新成我的。”江逍不屑一笑。

    “没错。我承认这一点。”老华干脆地点了点头:“可……前提是,你能够接触到种子的核心才行。而通过神经束与种子进行连接,会让你进入到毫无防备的状态。你觉得……你现在有这样的机会么?或者说,我有可能给你这样的机会么?”

    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目光中射出威胁的意味:“如果你现在打算试试,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

    “看来……你对自己的能力有绝对的自信,自信能够在我进入与种子的连接时,能够击杀心韵和天雨两人了,是这样么?”江逍笑了起来。

    “是的。”老华点头:“不仅是她们两人,即便是加上你,也不会是我的对手。但……我倒是并不打算把你们全部杀掉。我方才浪费上那么多的时间,也并不仅仅是为了拖延时间,而是希望能够说服你,成为我的同伴。”

    “成为……你的同伴?”江逍哑然失笑:“在你的新世界规划之中,竟然有我们的位置?”

    “不是你们,是你。”老华着重音调,强调了一句:“因为……你的职阶是执政官。而新世界之中,需要一个执政官。所有的职阶之中,唯有执政官,是不可由种子调制出来的。”

    江逍微微有些诧异:“你的目的……竟然不是自己成为那个新世界的主人?”

    “当然不是。”老华摇了摇头:“新的母世界……需要秩序。而这秩序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各种职阶,各司其职。我既然天生便是一个祭司,那当然应该处在自己正确的位置上。而你——一个执政官,天生就应该成为——我们的王!”

    江逍一时竟然愣住了,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他原本以为,老华不过是那种常见的野心家,做着那种常见的梦,演绎着常见的套路而已。所谓的新世界,只是他为了自己而创造出的王国。

    自从与种子连接之后,知道了有关母世界的一切,江逍几乎确定了老华的一切打算。

    但老华的这番话,却彻底颠覆了江逍原先的推测。

    他……竟然并不是为了要自己坐上那个王位,反而是要拱手让出来?!

    这根本不符合常理!

    “是的。”老华脸上的表情很严肃:“你没听错。我确实是要你成为新世界的王!”

    江逍仔细凝视着老华脸上的表情,却看不出半点开玩笑的迹象。而在那双眼睛之中,却有着无比的狂热。

    “如果……我拒绝的话,你打算怎么做?”

    老华叹了口气:“那……我就只能杀了你了。虽然我很希望你能答应我,但我绝不能容许,未来即将出现的那新世界之中,出现任何不和谐的因素。简单来说——你是一个加分的附加题,而不是必选题。”

    “我明白了。”江逍点了点头。

    眼前的这个男人,并不是什么野心家。

    但有时,有一种人,比野心家更可怕。

    那就是疯子。

    三十多年的追求,已经让老华彻彻底底地成为了一个狂信者。而昔日的母世界,也早已经成为了他心中至高无上的信仰。

    他想要从中获取的,并不是任何的个人利益,而是当那个想象中的世界成真时,给他带来的心理满足。

    因为在老华的心中,只有曾经的母世界,才是最美最好,最纯洁的。

    可江逍却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他。单单是想到那个母世界,就会让江逍恶心得想要吐出来。

    原本江逍一直不清楚,为什么自己每一次在听到那些职阶高下时,在听到心韵以祭司的身份自傲时,都会自心底油然而生一股不可抵抗的厌恶感来。

    但现在,他却已经清楚了一切。

    “很遗憾,我没有办法答应你的要求。不管是哪个世界的王,我都没有任何兴趣。”江逍叹了口气:“何况……你弄错了,我也根本不是什么执政官。”

    “我……弄错了?”老华皱眉:“江逍,你在侮辱我的智力么?刚刚可是你自己说过的,因为执政官的职阶,你才能够获取种子核心的最高权限。”

    “我没打算否认自己说过的话。”江逍苦笑了一下:“只不过,你理解错了。我只是……拥有执政官的权限而已,并不代表我的职阶,就是执政官。”

    “拥有执政官的权限……却不是执政官?”老华皱起了眉头,不悦地看着江逍:“你在胡说什么鬼话!那你的职阶究竟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或者,我没有职阶吧。”江逍摇了摇头:“不过这对你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我想,我的拒绝,你应该听懂了吧。”

    “是的……已经……不重要了。不论你是不愿,还是不能,至少你已经拒绝了我。”老华轻轻叹了口气:“很可惜。我本来是真的……很希望你能够成为我所创造出的那个新世界……的王的。而现在,我只能选择杀掉你了。很遗憾,你们不会有任何胜算。”

    “好吧。如果你能做到的话。”江逍耸了耸肩:“来吧。”

    心韵和赵天雨两人,原本只是一直默默地听着江逍与老华两人的对谈。此刻在见到谈话破裂之后,立刻便做出了战斗的准备姿态。

    赵天雨双手并拢,随时准备斩出手刀。而心韵的精神力也瞬间提高到了最顶峰。

    但令心韵奇怪的是,老华却没有任何动作的迹象!

    心韵的能力,能够让她随时看到周围物体的动向。具体在表现上,就是她的视界之中,永远有着一道道若隐若现的虚影。

    而那些虚影,就是即将有位移的物体,未来的行动轨迹。

    当能力开动到了极限时,虚影的时效性甚至能够长达十秒左右。这也就意味着,对方十秒后可能做出的任何行动,都在心韵的眼中一览无余。

    而无论是想要躲避,还是想要透过破绽进行攻击,对于心韵来说都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只要让自己的身体,处于虚影的空隙之中,就绝不会被对方击中。而瞄准了对方未来的行动轨迹,向着那虚影攻击,甚至会显得对方是自己撞上来一般。

    可现在,心韵的眼中,老华的身周,却没有半点虚影的存在!

    也就是说,在未来的十秒之内,他都会继续保持着原状,纹丝不动。

    他……不打算战斗么?

    心韵心中仍然在疑惑着,全身的汗毛却突然倒竖了起来。

    这不是她的任何能力所带来的,而单纯是对即将到来的危险,身体做出本能反应而已。

    自己……现在……很危险!

    但为什么……?明明周围的物体,没有半点移动的迹象啊!

    心韵的脑中顿时出现了这个念头,猛地听见身后的江逍大叫了一声:“躲开!”同时一把拉住了她的衣领。

    来不及在脑中思索,心韵与赵天雨立刻从沙发上飞跃闪开,在地上打了两个滚。

    就在三人翻滚躲开的同时,那沙发的上半截缓缓滑落,滚在了地上。

    切口处,光滑平直,没有一丝瑕疵。

    一张柔软的布艺沙发,即便是再如何锋利的刀刃,也绝不可能切出如此光滑的切口来。

    “动作很快,预感也很敏锐,但……你们可以一直躲开么?”

    老华冷笑了一声。

    而他从头至尾,都始终坐在那沙发之上,就连手指没有移动过半点。

    心韵与赵天雨的心中,都是一片寒意。

    若是方才,她们仍旧坐在那张椅子上,没有躲开的话……那么现在被切开的,就不仅是那张沙发,还有她们二人的身体了。

    但问题是……明明没有任何动作的老华……究竟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

    还有……江逍,又是怎么看出老华的攻击位置的?

    “你的能力……究竟是什么?”

    心韵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死死瞪着老华。

    那切口的表面,几乎和赵天雨的高周波手刀造成的效果别无二致。

    但问题是……刀刃呢?老华的刀刃究竟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