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吾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3.复学

23.复学

作品:黄金渔村 作者:全金属弹壳 字数: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PS:请大家记得投一下推荐票,新书期推荐票很重要,弹壳拜谢!

    “是这么个事,我向上级反映,咱们村的娃娃上学费劲,于是上级批准咱们村小学复学,还给安排了老师。”

    听到敖志义这么说,敖沐阳顿时精神一振,道:“好事呀。”

    自从村小学被取缔后,村里的孩子要上学就得去镇子上。可村子和镇子之间靠山路连接很不好走,走海上又危险。

    本来县教育局计划让孩子们去学校住宿,可中学生有一定的自理能力,他们住宿没问题,小学生在学校住宿问题多多。

    一来二去,县教育局无奈,允许前滩镇几个山村小学复学,不过不是取缔的学校都复学,而是统筹周围村庄,一处学校辐射多地。

    龙头村的位置很好,辐射了周边四五个村,学校重新开设,这样村子里的孩子不用再起早摸黑的走山路,家长们每天可以省掉一块送孩子上学的力气。

    敖志义哼哼道:“当然是好事,我可是上下打点才办成的这个事,里面出了多少力气你们能知道?花了多少钱你们能知道?”

    这些屁话敖沐阳才不听,敖志义这村长什么德性他能不清楚?他这铁公鸡身上要是能拔下根毛来,那真是大白天见了鬼!

    见他不接话,敖志义无趣,就继续说道:“教育局给安排了个老师,你去把老师接来,我给你电话。记住,好好招待人家呀,人家是扶贫教师,要是不开心是可以走的!”

    敖沐阳道:“我去接不合适吧?你是村长,不得你去?”

    敖志义道:“按理说我去,可我得知这个老师是个年轻漂亮的城里姑娘,长得俊又学历好,你爷我不是念你单身吗?给你个那啥,表现自己的机会,你得抓住这机会,好好表现,听到没?”

    敖沐阳撇嘴,这老货绝没有这样的好心。

    不过他挑不出刺来,便露出感激表情道:“谢谢二爷,我一定好好招待咱们的女教师。”

    他知道山村教育扶贫工程的事,全国上下都在开展,国家要全民奔小康,近些年很注意对偏远山区组织帮扶活动。

    另外他还知道自己不可能有什么机会,表现再好人家来扶贫的女教师也看不上他这样的渔家孤儿,人家来扶贫多是为了政策,在这边熬两年还是要回城里去的。

    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村里要有学校了,这总归是好事。

    他兴致勃勃的问道:“二爷,我怎么联系这老师?你有照片、电话、QQ啥的吗?还有,村里拨多少经费招待她?”

    敖志义翻愣着眼皮子道:“这需要什么经费?村里的情况你不了解?三棍子砸不出一个屁来,穷的肠子捋不出两颗屎来。再说,我给你介绍对象呢,你还想用村里钱处对象?”

    敖沐阳翻了个白眼,他就知道这老货找自己没好事,现在明白了,他不去招待就是为了省钱。

    村委的钱和账都在他手里,省下的钱最终也属于他个人了。不过龙头村穷村僻壤,一年到头村委没几个钱,所以村民们也不在意他能贪多少。

    数落了敖沐阳两句,敖志义道:“我有这女老师的电话,喏,给你。”

    “她叫什么名字?”

    敖志义咧嘴笑了:“这女娃的名字有意思,叫树枝子,咱们中国真是地大物博,还有姓树的呀?”

    “树枝子?!”敖沐阳懵了,哪有这样的名字?

    敖志义脸一绷:“对,就叫树枝子,不用怀疑,你二爷没有老到眼花耳聋的地步。”

    拿到电话号码,敖沐阳当场打了过去,结果没人接。

    敖志义道:“先不急,我跟这娃联系过,这不是暑假吗?人家不急着过来上课,先在红洋拜访同学,其实就是在旅游。”

    红洋有水有山有经济,是中国有数的旅游大城,每年能吸引数以千万计的游客。

    既然女老师不急着接,敖志义找敖沐阳就有别的急事了:“明天咱们再出海一趟,这次走早点,可别五点钟了,四点,四点行吧?”

    敖沐阳道:“又出海?上次出海你还没给我结算呢。”

    敖志义打了个哈哈道:“月底一起结算,一起结,你二爷坏不了你的钱。那啥,四点不行就五点,还是五点吧。”

    他不给敖沐阳拒绝的机会,说完背着手就走。

    走出几步他又回头:“阳仔,你去哪里抓的螃蟹和大虾?你二奶最近馋蟹子和虾子了……”

    “二爷,那我便宜点卖给你?”

    敖志义恨恨的离开。

    敖沐阳回到家里收拾螃蟹和虾,这就是晚饭了。

    这么新鲜的螃蟹和虾,简单一蒸就是美食。

    敖富贵习惯了过来蹭饭,说道:“煮一煮也行,待会有鲜汤喝。”

    洗干净的虾蟹放到锅子里煮熟,汤水会带有鲜美的味道,甚至比虾蟹本身还要鲜,所以有些人家喜欢煮海鲜顺便喝个汤。

    敖沐阳道:“不煮了,否则螃蟹和虾的蛋白质都流失了,这是野生虾和野生蟹,浪费了多可惜?”

    敖沐风、敖沐鹏到了饭点也来了,敖富贵鄙视两人,敖沐风梗着脖子道:“我不是蹭饭,我是跟羊子通个信。”

    “啥事?”敖沐阳端着一盘子螃蟹和虾招待他们坐下,又让敖小牛拿了些虾回去给他妈吃。

    螃蟹就算了,他自己留下了,这东西性寒,不适合身体不适的女人食用。

    看到晚饭是螃蟹和虾,敖沐风三人开始搓手指准备下手了。

    海边人不缺这些货,而且蒸螃蟹蒸虾没有技术含量,可是这野生的虾蟹极为鲜美,跟养殖的海货完全不一样,即使天天吃也吃不够。

    敖沐风看了眼肥硕的大螃蟹,道:“你大伯好像快回来了,你家的地不是还在他手里吗?等他回来可以要回来。”

    敖沐阳的父亲有个亲哥哥叫敖千信,当初他去京城打工,就把将军和家里的地都委托给大伯照看。

    敖富贵跟他说了,他走了没两天将军就被赶出家门,敖千信一家随后去了红洋打工,他们把地租赁了出去,每年收租,但从没管敖沐阳。

    听到这消息,敖沐阳点点头道:“行,等他回来了我去找他,你们不吃点?不吃我自己造了?”

    “吃吃吃。”敖沐鹏搓搓手笑道,“对了,这红酒是什么?”

    敖沐阳抿了一口道:“黄鳝血酒。”

    黄鳝血有毒,误食会对人的口腔、消化道黏膜产生刺激作用,严重的会损害人的神经系统,使人四肢麻木、呼吸和循环功能衰竭而死亡。

    不过,它其中的毒素不耐热,蒸煮之后会失去毒性。

    敖沐阳昨天宰杀黄金鳝后没有把血扔掉,而是混了烈酒高温蒸了蒸。

    这样黄鳝血没毒了,高温也蒸发了大量酒精,一瓶高度血酒就变成了养生酒。

    听说这是黄鳝血酒,三个青年眼睛亮了。

    黄金鳝有超强的滋阴壮阳功效,其中功效最强的又是血液,这种黄金酒对男人来说绝对是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