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吾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五章 以后多帮助杉杉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五章 以后多帮助杉杉

作品:大国重工 作者:齐橙 字数: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小冯,你爸妈是做什么工作的?”

    王杉杉的家里,王杉杉的母亲祝敏一边给冯林涛夹着菜,一边笑眯眯地问道。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说的就是祝敏现在的状态。

    女儿也是奔三的人了,因为一向眼界过高,家里托人给介绍了好几个小伙子,女儿都没看上。眼见就要熬成个老姑娘了,却突然露出口风,说是和单位上的一个小伙子对上了眼,这让王家老两口又惊又喜。王杉杉的父亲王启洲是军工系统里的一名高级干部,他通过内部关系让人了解了一下情况,知道与王杉杉要好的年轻人名叫冯林涛,是位留德的海归,家里是西部三线厂的,也算是可靠的人家。因为顾忌到影响,王启洲也不便对冯林涛查根问底,倒是祝敏一天到晚着急上火,不知跟女儿说了多少次,让她把男友带回家来让父母考察考察。

    王杉杉倒也早有请冯林涛到家里做客的打算,她想着只要过了家里这一关,她哪怕是豁出去姑娘家的脸面,也要逼着冯林涛说说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可前一段时间冯林涛一直在忙着做三代堆的模型设计,成天熬夜加班,王杉杉又怎么忍心在这种时候去分他的心,只能尽力在旁边照顾着。

    如今,冯林涛的研究终于取得了重大突破,各项工作可以告一段落了,王杉杉这才向冯林涛转达了母亲的邀请,并亲自监督冯林涛梳洗打扮,换上最好的一套衣服,然后才把他带回了家里。

    祝敏一见冯林涛,就喜欢上了这个毛脚女婿。冯林涛原本就是一个帅小伙,在德国呆了多年,哪怕是潜移默化也形成了一些绅士气质,让人一看就觉得眼前一亮。不得不承认,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大多数人在气质方面还是有些欠缺的。俗话说,培养一个贵族需要三代,中国人刚刚解决温饱问题,谈什么贵族气质还有些为时过早。

    为了不让冯林涛感觉太过窘迫,王家并没有大摆宴席欢迎他,而是只准备了一些家常菜,这也是不把冯林涛当成外人的意思。晚餐开始,祝敏便没停地向冯林涛问东问西,虽然都是一些家长里短的生活问题,却也让冯林涛紧张得背心出了一身透汗,想当年他硕士答辩的时候也不曾这样紧张过的。

    “我父母都是青东省东翔机械厂的,我父亲是工程师,我母亲是普通工人。”冯林涛规规矩矩地回答道。

    “哦,青东省,那是好地方啊。你们家那个厂子是做什么东西的?”

    “我们家那个厂子,是三线企业,搞军工的。”

    “三线企业啊,老王,你了解吗?”祝敏把头转向了丈夫,问道。

    王启洲点点头,道:“东翔机械厂,我还有点了解,是在昂西那边,条件比较艰苦。”

    “首长您说得对。”冯林涛道。他知道王杉杉父亲的身份,像这种身份的人如果到国核公司去,大家都是得以首长相称的。

    王启洲却是摆摆手,道:“在家里叫什么首长,你叫我一句王叔叔就可以了。”

    “嗯嗯,好的,王叔叔。”冯林涛倒是改口极快,这让坐在旁边的王杉杉甚是满意。

    祝敏接着问道:“那么,林涛,你父母现在还在青东吗?有没有想过等他们退休以后,把他们接到京城来生活?”

    冯林涛道:“他们现在不在青东。组织上派我父亲到非洲去工作,负责销售到非洲去的装备的售后维护工作。我母亲前些年也到非洲陪他去了。至于等他们退体,我想他们可能会愿意到京城来生活的……”

    “你父亲在非洲?”王启洲一愣,旋即盯着冯林涛,问道:“小冯,你父亲不会是叫冯飞吧?”

    “是啊,冯飞就是我父亲。”冯林涛诧异道,“首长……啊不,王叔叔你怎么知道?”

    “你居然是冯飞同志的孩子。”王启洲看向冯林涛的眼神明显就不同了,他停顿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你父亲,你父亲是为国家做出了重大贡献的人,总部首长都说要给他记大功呢。”

    王启洲的这个说法,冯林涛倒反而不觉得意外,因为这件事他也曾听冯飞说起过。冯飞在非洲呆了许多年,先是在迪埃国家客串军事顾问,后来名气越来越响,与许多个国家的军方都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凭借这些关系,他为国家促成了一个非洲大型铀矿的开发合作项目。铀是制造核武器和发展核工业的关键物资,铀矿也就因此而具有了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总部首长说要给冯飞记大功,指的就是这件事。冯林涛本人也是搞核工业的,对此的了解就更加深刻了。

    “我替我父亲谢谢总部首长的关心。”冯林涛表态道。

    “老王,你说小冯的父亲是怎么回事?总部首长说要给他记大功,他是哪个方面的英雄吗?”祝敏吃惊地向王启洲问道。同样吃惊的,还有王杉杉。王杉杉一向知道冯林涛的父母在非洲工作,但却不知道他父亲居然是连总部首长都知道的人。听父亲的意思,好像对这位她未来的公爹还颇为尊重的样子,这对于她与冯林涛的关系来说,无疑是一个极大的利好消息。

    王启洲却是向二人投去一束严肃的目光,说道:“小冯的父亲所做的工作,是国家机密,你们不要打听。你们只需要知道一点就可以了,小冯的父亲是国家的英雄。”

    “原来是这样,林涛,你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还瞒我呢?”王杉杉半嗔半喜地向冯林涛抱怨道。

    冯林涛有些尴尬地说道:“这只是我父母的功劳而已,我不想躺在他们的功劳簿上。”

    “说得对,年轻人不能总是仗着父母的荫护生活,要自己建功立业。小冯,你的情况我也听你们领导说起过,你干得不错,没给你父母丢脸。以后你要多帮助杉杉,还有,平时没事就多到家里来走走,你父母在国外为国家做贡献,我们这些在国内的长辈,有义务多照顾你。”王启洲意味深长地说道。

    “爸,你同意了?”王杉杉听出了父亲的弦外之音,不由得喜上眉梢。像她家这样的家庭,儿女的婚事不是能够随便的,需要考虑的因素很多。就以对方的家庭状况来说,即便不要求门当户对,至少也应当是没什么污点的,否则亲家出了点什么状况,也会对自家产生不利的影响。

    她这次带冯林涛到家里来,就是来接受父母的审查的。她知道,母亲虽然盘问得很详细,但最终拍板的却不是母亲,而是自己这位平素不苟言笑的父亲。刚才母亲与冯林涛交谈的时候,王杉杉一直都在偷偷地观察父亲的表情,而父亲却一直没有表态。现在一听冯林涛的父亲是冯飞,她父亲居然马上就放出了“以后多帮助杉杉”这样的口风,真是让人有意外之喜。

    这顿饭,冯林涛都不知道是怎么吃完了,直到王杉杉送他出门,他才算是惊魂初定。两个人走到一处阴暗的所在,王杉杉咬了咬牙,伸手攥住了冯林涛的胳膊,让他停下脚步,然后盯着冯林涛的眼睛,问道:“林涛,我问你,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的?”冯林涛分明有些明知故问,目光闪烁不定。

    “你别装傻,我爸妈今天的意思,你还不明白吗?”王杉杉逼问道。

    “呃……”冯林涛哑了,他的脸涨得通红,好一会才像是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一样,伸手从兜里掏出一个小小的锦盒,递到王杉杉的面前,说道:“杉杉,其实,我一直想把这个送给你的……”

    “什么东西?”王杉杉夺过锦盒,迫不及待地打开,借着树丛间透过的一束灯光仔细察看。只见锦盒里面铺着一小块绒布,绒布的中间嵌着一枚戒指。戒指是白色的,也不知道是银还是别的什么金属,戒指的戒面是一块亮晶晶的石头,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好漂亮!”王杉杉惊呼一声,心里一时间便充满了阳光。时下国内已经很流行求婚送戒指的做法了,王杉杉也曾装作无意地向冯林涛提起过几回,而冯林涛也说过这是西方的惯例。如今,冯林涛向她赠送了一枚戒指,其中的表白意味还用得着说吗?这个书呆子明显是不好意思开口,所以才采用了这样的方法。

    “杉杉,我……,呃,咱俩……,我妈说……”冯林涛支支吾吾,想说什么又羞于启齿。

    王杉杉心中暗笑,原谅了冯林涛的木讷。她大胆地偎到冯林涛的胸前,用手拈出那枚戒指,对着光线观看着上面的光辉,说道:“林涛,这戒指上的宝石真的挺像钻石的,是不是人造锆石啊?”

    “呃……可能是吧。”冯林涛只觉得心里苦,却又说不出来。有没有搞错,这可是老娘上次回国的时候专门交给他,让他用来送给未来儿媳妇的。戒指是铂金质地,戒面更是如假包换的非洲钻石,怎么到了王杉杉嘴里就成为人造锆石了?也难怪,谁让他成天装低调,让王杉杉觉得他就是一个穷孩子。单位上那些囊中羞涩的男青年,送给女友的“钻戒”倒的确都是人造锆石的,王杉杉要这样想,可真没什么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