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吾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 第六百五十六章 知无不言

第六百五十六章 知无不言

作品:大国重工 作者:齐橙 字数: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王部长,你就别开玩笑了。”

    冯啸辰不得不出来打岔了,再让王根基胡扯下去,装备公司的脸也丢得差不多了。他指了指旁边的凳子,招呼邵琦先坐下,然后问道:“小邵,事情的大致经过,我已经听田总和郭总跟我介绍过了,我只问你一句,你为什么会想到要打库尼亚的?”

    “当时也是情急之下,顾不上想太多了。”邵琦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刚才王根基那一通搅和,倒是让他的拘谨减少了几分,说话也利索了:“当时库尼亚扬言要把那份资料烧掉,我当时想,如果不能及时制止住他,他很可能会鼓动其他的派沃亨员工销毁资料,这样我们就被动了。”

    “你就没想过要说服他吗?”冯啸辰问。

    邵琦苦笑一声:“如果能说服,我还会动手吗?我跟库尼亚说了半天道理了,他根本就不听。其实,我过去就和他打过很多次交道,知道他是一个有着轻微种族主义倾向的人。在以往,他不止一次对中国人使用‘黄皮猴子’这样的称呼,只是大家不便和他计较罢了。”

    “有这事?”冯啸辰眼睛一亮,“能找到证据吗?”

    邵琦说:“物证肯定是没有的,但人证能找到不少。他有几次这样说的时候,很多人都在场。”

    “我明白了。”冯啸辰心里有了几分盘算,但却没有说出来,他接着对邵琦问:“小邵,这一次的事情不小,你想过会是什么后果没有?”

    邵琦有些黯然,说:“从昨晚到刚才,我已经想过很多遍了。库尼亚被打得不轻,我估计最起码,我也得被拘留几天了。一旦有了这个污点,集团这边恐怕不能留我了。”

    “这个,小邵,你不要有心理压力,集团还是会尽全力保护你的……”郭立龙在旁边说道。

    冯啸辰却是打断了郭立龙的话,对邵琦说:“小邵,你有这个心理准备就好。虽然田总和郭总都会全力保护你,但法律和规章制度是不能挑战的。拘留是难免的,你的正处级职务肯定是要拿掉的,至于公职嘛,很大可能也保不住了。”

    邵琦脸上满是落寞之色,低着头不吭声,眼睛里也分明有了一些闪亮的东西。一个名校的硕士,30岁不到的正处级干部,即便是企业里的级别,也足够令人艳羡了。结果,一夜之间就化为乌有,要说他能够从容处之,那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了。

    “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冯啸辰又问。

    邵琦沉默了片刻,然后抬起头,对冯啸辰说:“冯总,我个人的事情已经是无法挽回了,现在想什么也没用。我希望集团能利用好这个机会,趁着德国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让他们把技术资料交出来,向我们完成工程的交接。我昨天注意到了,就因为我把库尼亚打了,其他的德国员工都非常恐惧,生怕自己也会挨打,所以我们让他们交资料的时候,他们非常配合。”

    “这么说,你是故意这样做的?”冯啸辰问道。

    邵琦又是一个苦笑的表情,说:“我哪有那么高尚,只是顺水推舟罢了。事情都已经出了,只能想办法让坏事变成好事。我个人的责任,我去承担就是了。现在这个机会,希望集团不要放过。对了,为了让这些德国人保持现在的恐惧感,最好大家不要急着去安抚他们,至于对我的处分,也暂时不要公开,否则他们就有胆子和咱们较劲了。”

    “如果让你去负责这件事呢,你能不能做好?”冯啸辰问。

    “我去负责?”邵琦一脸惊异,“冯总,我是犯了错误的人啊,由我负责,合适吗?”

    冯啸辰正色说:“要实现你刚才说的效果,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你去负责这件事。让德国人看到你非但没有受到处分,反而还得到了重用,他们的恐惧感岂不是更强?不过,我可要丑话说在前面,这里不存在任何将功折罪的可能性,等事情结束之后,你应该受到的法律处分和纪律处分,一样都不会少,希望你到时候不要说组织上薄情。”

    “好,我接受这个任务!”邵琦立马把腰挺了起来,一脸坚毅的神色。冯啸辰跟他说得这么直白,倒让他有了一种仕为知己者死的豪迈感。人是自己打的,怨不了别人,领导在这个时候还能对自己委以重任,至少就是一种承认了。就算最后躲不过撤职开除的结果,也算是虽败犹荣吧。

    “那好,咱们来商量一下策略。”

    “对,商量一下策略,不让这些德国人把技术全吐出来,我那几年散打就算白练了!”邵琦咬牙切齿地应道。

    下午的时候,正如冯啸辰说过的那样,天南地北的机电专家陆续赶过来了,其中居然还有陈纻。冯啸辰离开京城的时候,给祁瑞仓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有紧急公务无法在京城陪他们。祁瑞仓问起缘由,冯啸辰只说了派沃亨破产爽约的事情,结果与祁瑞仓在一起的陈纻闻听此事,主动请缨,说自己对港口机械颇有了解,自动卸车系统也有所接触,可以助冯啸辰一臂之力。冯啸辰现在也是本着韩信点兵、多多益善的想法,听陈纻这样一说,便接受了他的请求,让他坐火车过来了。

    “我们这套自动卸车装置,采用的pl计算机联网控制,运煤的重载车皮由专用火车头推到指定位置,现场控制人员发出工作指令,调车机大臂落下,通过感应式接近开关限位,保证大臂与车钩连接,再进行自动拉钩,这个时间差通过pl中的定时器指令完成……”

    “我们使用的西门子pl有4个输入点,28个输出点,我能够回忆起来的有输入地址对应翻车机零位,2对应牵引车回位,7对应翻车机过流,2对应油温过高……”

    “电源模块要使用隔离变压器,避免现场大功率电气设备产生的电压波动。按照以往的经验,需要使用多芯双绞线,以减少设备导线之间的电容干扰……”

    “负载会产生反电势,对系统会形成干扰,所以这个地方需要加装阻容滤波器……”

    在工程现场以及各个办公室里,派沃亨的员工们在老老实实地向中方专家介绍着自己所知道的技术诀窍。这些员工并不是项目设计师,只是现场的安装工人以及工艺工程师,做不到完整地说明整个工程的设计思想。不过,他们有丰富的实践经验,知道许多安装中的细节,而这些细节对于中方来说也是非常宝贵的。

    整套自动卸车系统到目前为止只安装了30%,有20%的设备运到了现场,还没来得及安装,此外的50%设备则完全没有交货。在这种情况下,仅凭现场的设备,中方专家是很难完整还原出整个系统状况的,但有了这些德国员工的介绍,系统的轮廓在大家面前就变得越来越清晰了。

    组织派沃亨员工介绍工程细节的事情,是由邵琦牵头的。当这些德国人看到邵琦出现,而且还是站在领导位置上的时候,他们心里都萌生出了一种无助的感觉。昨天邵琦痛殴库尼亚,把大家吓了个够呛。但经过一个晚上的沉淀,有些德国员工开始回过味来,觉得这只是邵琦的个人行为,而且邵琦必然为这种行为而付出代价。他们觉得中方是不可能对他们采取强硬手段的,相反,如果他们的态度强硬一点,再揪着库尼亚被打的事情不放,说不定中方就得服软,届时放他们回德国自不必说,没准还会给他们发上一笔不菲的安抚费用。

    上午,大家果然没有看到邵琦的影子,虽然他们依然不能离开工地,但保守他们的那些中国人明显态度软化了许多,这让他们看到了希望。可谁曾想,中午刚过,邵琦又出现了,而且随着他的出现,其他中方干部和工人的态度也重归强势。给人的感觉,邵琦上午并不是接受处分去了,只是头天打了人有些疲倦,上午找地方睡觉去了而已。

    既然邵琦打了库尼亚还能不受处分,依然有发号施令的权力,那就意味着中方是铁了心要对他们强硬了。这些德国员工都不是什么死硬分子,大家都是有家有口的,谁敢拿自己的性命去开玩笑。东西方冷战结束并没有多久,对于铁幕这一侧的国家,德国人还是存着一些天然的敬畏感的。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谈起了有关西伯利亚集中营之类的话题,要知道,他们的父辈中间可是有人曾经去过那个地方的,那是一个充满了恐怖传说的地方……

    有了这样一层心理,派沃亨的员工们也就不敢再玩什么花招了,面对着中方专家的询问,他们真正做到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有些技术是他们不太了解的,按道理来说,他们回答一句不知道,中方也不会说啥。但他们却要绞尽脑汁地去回忆与这些技术相关的一些细枝末节,唯恐说得太少了会给自己招来不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