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吾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 第六百六十章 记住这些可爱的人

第六百六十章 记住这些可爱的人

作品:大国重工 作者:齐橙 字数: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经王根基这样一威胁,许威开始意识到事情的性质不一样了。以往,涉及到外宾的事情,外事办肯定是要坚决维护外宾利益的,一句“外交无小事”,几乎可以人挡杀人、神挡诛神。可这一回的事情,却是外宾先污辱了国格,他如果再站在外宾一边,难免会落一个丧权辱国的骂名。

    别看各部门在涉外的事情上都小心翼翼,好像是非常尊重外宾的样子,但其实几乎所有的领导都有充满着民族情绪的,否则也不会动不动就说什么“争一口气”、“为国争光”之类的话了。想要让外商投资、转让技术的时候,领导们当然会对外宾恭恭敬敬,但如果外宾出言不逊,触犯了中国的尊严,大家必然是要同仇敌忾的。

    王根基把库尼亚骂“黄皮猴子”的录音放给许威听了一遍,许威专门把自己带来的德语翻译喊过来,再三向她确认库尼亚的原话是什么意思。待到确认无误之后,许威换上了一副激情的表情,对王根基说:“王部长,这件事太不像话了,我们外事办对此也是不会妥协的。我们会马上向外交部汇报这件事情,向德国大使馆提出严正的交涉。”

    “外交部那边,倒不必去惊动他们了。”王根基说,“以我的意思,这件事也不宜闹大,毕竟中德友好还是要维护的嘛。你们可以以外事办的名义,和德国大使馆联系一下,请他们派人过来,大家一起协商一下,看看如何用一种合适的方式来处理这个事件,你看如何?”

    许威还能如何呢?他马上打电话回省城,向外事办领导汇报了这边的情况,特别指出双方所以发生冲突,是因为库尼亚有辱华言论在先,邵琦只是出于爱国义愤,嗯嗯,当然出手是稍微重了一点点,不过港建集团方面也没有护短,已经把人拘留了,这个处置还是非常符合法律规定的。

    外事办领导听说是这样的情况,当即做了几点指示,接着又像王根基设计的那样,直接联系了德国大使馆。德国大使馆方面派了一名不知道是几等的秘书来到红山港区,在许威的陪同下,见到了满脸裹着纱布的库尼亚。

    库尼亚乍一见大使馆官员,犹如孩子见了娘一样,涕泪横流,添油加醋地指责中方无故殴打他,又限制他的人身自由,还说自己的几十名同事目前也被非法拘禁,生不如死。

    “许先生,有这样的情况吗?”大使馆官员黑着脸向许威质问道。

    “库尼亚先生说的情况完全是不属实的。”许威掷地有声地回答道,“的确有一名中国工人与库尼亚先生发生了冲突,但双方是互殴,而不是库尼亚先生说的殴打。此外,发生冲突的原因,在于库尼亚先生发表了一些侮辱我国国格的言论,除此之外,他还发表了一些歧视黑人的种族主义言论。”

    “我说了什么侮辱你们国格的言论了?”库尼亚争辩道。

    “你说邵琦先生是‘黄皮猴子’。”

    “那歧视黑人是怎么回事?”

    “你使用了黑鬼这样的词汇。”

    “我……我没有啊?”

    “需要我为你播放一段录音吗?”许威拿出了一个小型单放机。

    “可是,你们也不能因此而拘禁库尼亚先生吧?”大使馆的官员决定回避这个问题了,人家连单放机都拿出来了,显然是库尼亚这个混蛋口无遮拦,给人抓住了把柄。

    许威说:“我们并没有拘禁库尼亚先生,他是完全自由的。至于说前两天,只是因为他脸上有一些轻微的伤,我们出于对他健康的考虑,所以留他在医院接受治疗。”

    “可是,其他那些派沃亨的员工呢?他们难道不是被你们拘禁了吗?”

    “我们可以去看看……”

    于是,大使馆官员随同许威来到了港区工地。他见到的是一幕中德工程技术人员携手工作的和谐场景,德方工人脸上都带着笑容,那笑容里甚至还有几分谄媚,中方人员的态度也很温和,拉着德国工人问长问短,德国工人则是有问必答,甚是热情。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派沃亨的工人们都急着要回去领取离职补贴吗?”大使馆官员惊诧地问道。

    集团办公室主任谷晓丹回答了这个问题,她说:“是的,派沃亨公司的确是通知他们马上回国的,但这些可爱的工人表示,他们的工程刚刚做到一半,需要向中国同行做完交接才能离开,这是他们作为工人的职业道德。对了,为了让更多的人记住这些可爱的人,我们专门为他们每人拍摄了一段视频,您可以观看一下。”

    办公室里的电视机被打开了,谷晓丹往录像机里塞进一盘录像带,荧屏上出现了派沃亨工人的画面,他们一个个带着憨厚的笑容,用诚恳的语言表示自己的决心:

    “我叫阿托曼,与我的中国同行工作令我感到愉快!”

    “我叫巴尔克利,我觉得把工作做完才是一名德国工人的本份!”

    “我叫拉巴尔……”

    大使馆官员跪了,以他的智商,还能看不出这是怎么回事吗?库尼亚被殴打是真的,德国工人被限制离开也是真的,但人家把事情做得非常完美,非但留下了库尼亚涉嫌侮辱中国的证据,还让这些被软禁起来的工人亲口承认自己是自愿留下的。有了这样一些证据,大使馆想抗议也找不到理由了,相反,派沃亨破产的事情是德方的短处,人家捏着这个短处,可谓是有理走遍天下。

    大使馆方面唯一可以纠缠的,就是库尼亚脸上的伤。这伤情至少从表面看来是比较严重的。但人家毫不犹豫地就把自己的人给拘了,声称是依法办事,大使馆这边又能说啥呢?

    最终,双方达成了默契,德方同意不再追究此事,中方则表示派沃亨的员工可以随时离开,中方不会设置任何障碍。库尼亚倒是有心想再折腾折腾,但大使馆的官员对他进行了严厉的警告,声称如果他不听话,大使馆就要把他发表种族歧视言论的事情提交给德国的法院,届时他可就要惹上麻烦了。

    “总算是和平解决了。”

    送走德国大使馆官员以及派沃亨的全体员工,许威松了口气。他明白,在这件事情上,他是被装备公司这边当枪使了,最后与德国大使馆交涉的事情,都是由他出面的。那位大使馆官员虽然没话可说,但心里肯定是把他给恨上了,这对他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国家会记住你的贡献的。”冯啸辰用领导的口吻对许威说。

    “等到红山港三期竣工的时候,我们会专门请许处长来参加竣工典礼的。”这是港建集团总经理田耀瑞对许威的承诺。在得知事情得到圆满解决之后,田耀瑞就从京城回来了,同时还带来了屈建中以及其他经贸委领导对冯啸辰、王根基等人的口头表扬。因为许威在场,所以田耀瑞便大方地顺便把这表扬口头复制了一份,送给了他,聊以抚慰他那受到伤害的心灵。

    外事方面的工作结束了,但接手自动卸车系统的事情却才刚刚开始。冯啸辰把从各单位借来的专家组织起来,开了两天的研讨会,把从派沃亨员工那里获得的资料进行了充分的消化。在此基础上,冯啸辰选定了两家单位作为卸车系统的承包单位,其他单位的人员把手头掌握的资料移交给这两家单位之后,便纷纷打道回府了。不过,这一趟红山港之行,这些人也并非是一无所获,派沃亨的那些技术诀窍,所有的单位都得到了,他们可以在未来的技术研发中使用这些诀窍,这种免费学习的机会,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

    被选中的两家单位自然是最为高兴的,单位领导得到消息,马上开始进行动员,抽调更多的人手前往红山港,继续进行技术攻关。从派沃亨员工那里得到的技术只是一部分,余下的部分是需要中方自己去研究开发的。冯啸辰请参与这件事的专家们进行过评估,大家都认为已经不存在什么不可逾越的技术难关了,只需要有足够的资金、人力投入,再假以时日,中国人是能够自己把这套系统拿下来的。

    陈纻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打算直接返回榆北去了。这一次他的收获最大,许多企业和研究所的专家都和他互相交换了联系方法,表示未来单位上有什么技术难题还要请他这位海归博士去帮忙指导一二。当然,这些单位同时也许下了诺言,声称陈博士在创业过程中如果遇到什么麻烦,尽管开口,他们必将竭诚相助。陈纻从对国内产业界一无所知,到朋友遍天下,仅仅只花了不到一星期的时间,这个效费比实在是太高了。

    “冯总,非常感谢你给我的这次机会,我打算今天就回榆北去了。”

    临行前,陈纻来到冯啸辰的办公室,向他辞行。

    冯啸辰笑呵呵地问道:“陈博士,你的火车是在下午吧?如果你不急着走,有没有兴趣和我去看望一下小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