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吾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如果没有操作失误

第一百三十三章 如果没有操作失误

作品:大国重工 作者:齐橙 字数: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武藤秀夫是日苯九林公司的一名销售主管,与他一道来平河电厂的阿部岳则是一名技术专家。他们俩此行的任务就是到平河电厂来检测那台司太立合金出现裂纹的汽轮机,与中方协商维修方案。一旦方案确定,他们再通知公司从日苯派出技术工人携带设备来进行维修作业。

    出发之前,九林公司的一名高层专门找他们俩面谈了一次,向他们交代了与中方谈判的原则,那就是务必要一口咬定设备出现问题的原因在于中方的不当,日方在这件事情里没有任何的责任。

    说实在话,对于高层提出的这个要求,武藤秀夫和阿部岳都是有些忐忑的。自家的事情自家知道,司太立合金片出现裂纹和剥离的现象在此前已经发生过几回,公司的技术部门正在对这个问题进行紧张的研判,基本的结论是叶片形状存在一定的设计缺陷,同时司太立防蚀片的焊接工艺也有一定的问题。在明知是自己有问题的情况下,非要把责任推到对方身上,这样的要求未免太过强人所难了。

    但不管心里怎么想,公司的要求他们是不敢违背的。到平河电厂之后,他们马上与电厂的技术人员一道开始对汽轮机进行检测,发现司太立合金片的裂纹和剥离现象十分严重,大多数的裂纹都发生在叶片根部应力较大的地方,如果不能及时修复,会对电机产生严重的影响。

    中方技术人员的态度是非常客气的,他们向武藤秀夫和阿部岳陈述了自己的要求,即希望日方迅速地派出技术工人来进行维修,至于所需的费用,理所当然应当是由日方承担的,毕竟这不是人为的损坏,设备也远没有达到疲劳破损的时候。

    武藤秀夫按照公司的吩咐,对中方的要求予以了拒绝。他和阿部岳一道强词夺理地把责任推到中方那边,声称九林公司的产品是非常成熟的,绝对没有什么问题。照他们的说法:九林的机组在日苯的许多电厂应用,从来没有出现过类似的问题,为什么到了中国就出现问题了呢?

    阿部岳翻看了平河电厂的生产记录,发现这台汽轮机过去一年中有频繁启停的现象,于是便把出现问题的原因归结于此,说平河电厂这样使用汽轮机是不对的。

    最初,武藤秀夫和阿部岳只是本着尽人事、听天命的心态去与中方争辩,他们觉得自己提出来的这些理由是很难站住脚的,中方只要拿出一些依据,就可以把他们驳倒。他们也存了最终与中方妥协的心思,准备接受一个双方各退一步的结果,即中方承担一部分费用,日方承担另外一部分费用,这也是公司给他们的底线。

    谁曾想,在他们把这些观点说出来之后,却意外地发现中方居然找不出理由来反驳他们,尤其是当阿部岳说出一些专业概念之后,对方就完全懵了。比如说有关铸钢材料的sr裂纹敏感性问题,在日苯的材料学界是比较普通的一个知识,而诸如葛家明、赵书平这些平河电厂的技术专家们却显得颇为陌生,完全无法应对。

    注意到这一点之后,武藤秀夫和阿部岳的胆子便大了起来,他们开始意识到中日之间存在着技术上的代差,平河电厂的技术人员对于九林公司的技术有着一种本能的崇拜,即便是阿部岳在胡说八道,对方也会信以为真,并被这种压根就不存在的理由所吓倒。

    中国北方的汛期即将到来,平河电厂的领导层急于要修复这台发电机,以便应付未来的用电高峰。葛家明等人与武藤秀夫他们谈判的时候,不经意间便流露出了这种着急的心态,而这种心态又马上被武藤秀夫他们抓住,用于要挟中方屈服。

    在前几天的会商中,武藤秀夫已经能够明显地感觉到中方的态度在软化,他们已经在打听维修电机所需要的花费,估计是准备承受这笔费用了。武藤秀夫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向中方报出了一个天价,每名从日苯过来的维修工人时薪都是上万日元,维修时使用的焊丝、焊剂等消耗材料也都是照着最高报价来说的。

    面对着这样狮子大开口的要价,中方人员的反应是可想而知的。不过,即便是心里带着无数的不满,中国人还是非常客气地对待着他们,每天陪他们吃饭,给他们安排娱乐活动等等,据说是出于所谓的什么“外事政策”。武藤秀夫觉得自己真的很喜欢中国这个国家,人傻,好欺负,而且还喜欢充面子,实在是全球最可爱的顾客了。

    今天,中方再次通知他们去商量维修的事情,电厂生技科的科长李力带着一辆吉普车从电厂镇上的招待所把他们带到了电厂的办公楼前。在过去大半个月的时间里,中方每次也都是这样派车来接他们的,而且还屡屡向他们道歉,说车子不太好,请他们不要见怪。

    武藤秀夫和阿部岳下了车,向司机鞠躬道谢,然后在李力的陪同下,走进了办公楼,前往位于三楼的会议室。上楼梯的时候,武藤秀夫微笑着向李力说道:“李先生,关于我们提出的维修方案,你们有没有什么新的意见?如果没有新的意见,我想咱们还是尽快开始工作吧,我和阿部桑在中国也呆了很长时间了,这样的工作效率,在我们日苯是会受到批评的。”

    “惭愧,我们和日苯相比,还有很多欠缺,需要向你们好好学习。”李力用日语回答道。

    一行人走进会议室,武藤秀夫扫了一眼参会的人员,不禁愣了一下。会议室里的大多数人都是他认识的,比如赵书平、田高峰,还有一些其他的技术人员。他唯一不认识的,是一个20岁出头的小年轻,看起来挺精神的样子。平常开会,当然也经常会有一些武藤秀夫不认识的人出席,这不算什么奇怪的事。但这一回却有些不同,因为那个他不认识的年轻人居然是坐在会议桌正中位置的,旁边是电厂的副总工赵书平。也就是说,这个年轻人并不是平常那些前来旁听或者提供一些旁证材料的普通技术员,而是一个足以与赵书平平起平坐的重要人物。

    谈判都到这个程度了,电厂还有什么自己没见过的重要人物呢?武藤秀夫在心里纳闷地想道。

    “武藤先生,今天我们还是继续讨论一下有关汽轮机故障责任的问题吧。”

    在武藤秀夫和阿部岳坐下之后,赵书平先开腔了,他说道:“有前几次的讨论中,我们已经向贵公司明显提出了我们的理由,我们是按照正常的操作规范进行操作的,并不存在人为的操作失误。武藤先生和阿部先生和我们一道检查过叶片的情况,你们也承认叶片上并不存在人为造成的损伤,也就是说,叶片司太立防蚀片的裂纹问题,是设备本身的问题,应当由贵公司负责维修,这是你们的售后责任。”

    田高峰担任着会场上的翻译工作,他把赵书平的话译给了武藤秀夫二人。武藤秀夫皱了皱眉头,说道:

    “赵先生,这个问题我们过去不是已经达成共识了吗?九林公司在发电设备制造方面的技术是居于全球领先水平的,我们生产的汽轮机在正常使用的情况下,不可能出现如贵厂这样的情况。现在贵厂使用的汽轮机出现了如此大面积的防蚀片裂纹,显然是由于你们的使用不当造成的,这一点我的同事也已经反复给你们介绍过了。”

    “是吗?武藤先生刚才是说,贵公司的汽轮机在正常使用的情况下不会出现防蚀片裂纹的情况?”

    坐在赵书平身边的冯啸辰开口了,一张嘴就是流利的日语,非但让武藤秀夫吓了一跳,连电厂这边的众人都颇感意外。在这之前,冯啸辰已经说过自己懂一些日语,否则也不可能看懂日方的期刊。但大家万万没有想到他的口语居然如此熟练,比李力和田高峰那**的日语听起来悦耳多了。

    武藤秀夫不清楚冯啸辰的用意,他字斟句酌地说道:“在正常使用的情况下,个别的裂纹当然是不可避免的,毕竟汽轮机是在高温高湿的环境中工作的,没有什么金属材料能够保证百分之百的坚固。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没有操作上的失误,这样大面积的裂纹是不可能出现的。”

    “你说的操作失误,是指什么呢?”冯啸辰平静地问道。

    武藤秀夫道:“这个我们就不清楚了,我想平河电厂的各位同仁应当认真检查一下你们的操作规程,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我想,中国的同行们或许对于这种现代化的设备还不够熟悉,出现一些使用上的失误也是可以理解的。”

    冯啸辰笑了,他说道:“我能不能这样理解,武藤先生的意思是说,如果是日苯的同行使用这些设备,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很抱歉,我认为的确是这样的。”武藤秀夫说道,同时脸上露出了一些矜持之色。在以往的谈判中,葛家明、赵书平等人都会在他的这副矜持神色面前感到自惭,从而不敢再说下去了。

    冯啸辰却似乎没有注意到了武藤秀夫的神情,他笑着说道:“武藤先生,冒昧地问一句,如果照你刚才所说,那么千贺电厂的事情,该如何解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