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吾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 第三百八十二章 意外的转机

第三百八十二章 意外的转机

作品:大国重工 作者:齐橙 字数: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次日,冯舒怡带着冯啸辰、杨海帆二人,在中间人的陪同下,到哈根公司去走了一趟,亲自考察了厂子的情况,尤其是那批二手设备的情况。哈根公司作为一家老牌企业,车间管理做得非常规范。尽管已经停工两年时间了,但车间里的设备依然保管得很好,没有那种锈迹斑斑的情况。老哈根为了坚定冯啸辰他们的信心,还亲手启动了几台机床,为客人们表演了一下机加工的过程。冯啸辰和杨海帆都是行家,一看就知道这些设备的性能一点都没有下降,只要运回去就可以使用。

    在冯舒怡的主导下,冯啸辰以德国菲洛公司的名义与哈根签订了合同,以18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哈根公司的所有资产,其中还包括一些聊胜于无的技术专利。合同中还规定,菲洛公司有义务对哈根公司的厂房进行拆解,并运走所有的废品,如果未能完成,将赔偿若干。

    鉴于冯啸辰还要回国去组织工程队赴德工作,其中涉及到不少程序,双方约定拆解厂房的工作期限为半年,半年之后如果没能完成拆解工作,再商议赔偿事宜。

    签完合同,杨海帆就急着想回国了。半年的期限说起来挺长,但还真经不起拖延。杨海帆和冯啸辰手里都没有现成的工程队,临时招募人员也是很麻烦的事情。因为有经验的工人肯定都有单位,不可能扔下自己的工作来给他们帮忙。如果招一批待业青年,又干不了这种技术活。就算队伍拉起来了,办护照、办签证,都需要时间,这样算下来,半年时间就非常紧张了。

    冯啸辰心里也着急,但他们此行的行程是已经安排好的,冯华还帮他们约了其他参观的企业。在德国参观完成后,他们还打算去一趟英国。如果半途而废,未免太可惜了。

    “海帆,你别这样愁眉苦脸的,车到山前必有路,大不了回国之后,我去找一趟孟部长,他的人脉广,帮咱们联系一个搞拆迁的工程队不太困难。”冯啸辰这样安慰杨海帆道。

    他们此时正在斯图加特的一家化工设备工厂参观,尽管化工设备和工程机械不是一码事,但工业组织的原理是差不多少的,这种参观对于他们了解现代工业很有好处。走在工厂的车间里,杨海帆全然没有了此前在普迈公司参观时候那种激情,他的心思一多半用在琢磨如何拆解哈根公司的车间,还有一小半就是在觊觎着眼前这家工厂的设备:这家厂子啥时候能倒闭啊,如果能够把这些设备也弄回中国去,那可就太过瘾了……

    “海帆,想啥呢?”冯啸辰注意到了杨海帆的走神,忍不住提醒道。

    “他们的车间行车吊是60吨的,如果要把它拆下来,没有起重机还真不行……”杨海帆下意识地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

    “拆……”冯啸辰抬头看了一下头顶上的行车,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不由赶紧捂着嘴,生怕自己笑出声来。他倒不是那么讲究斯文的人,实在是在人家车间里参观的时候突然哈哈大笑,未免太过失礼了。

    “呃……”杨海帆也回过味来了,顿时大窘,同时用抱歉的眼神看了看陪同他们参观的厂方技术人员。幸好对方不懂中文,更不知道哈根工厂的事情,想不到这两个中国人在打着把他们厂子当废品收走的主意。

    “啸辰,我实在是太紧张了,刚才失语了。”杨海帆向冯啸辰解释道。

    冯啸辰已经笑过了,这会倒是平静了下来,他抬眼环视着这座车间,轻声地说道:“其实你也不算是失语,把这家工厂打包运回中国去也并非不可能。……咦,那边好像有个熟人。”

    “熟人?”杨海帆一愕,顺着冯啸辰的目光看去,只见在前面不远处,居然有几个中国人的身影,冯啸辰说的熟人,应当是在其中吧。

    “抱歉,那几个中国人是我的朋友,我能过去和他们聊聊吗?”冯啸辰向陪同的厂方人员请示了一句,这也是一种礼貌了,毕竟你是在人家的厂子里,哪怕是去找熟人聊天,也得跟人家打个招呼不是?

    厂方人员当然不会拒绝,冯啸辰领着杨海帆,向那几个中国人快步走去。来到他们面前,冯啸辰笑吟吟地喊了一声:“来总,您怎么会在这?”

    “……小冯?怎么会这么巧,你怎么也来德国了?”

    那边领头的一个中年人看到冯啸辰,也是露出满脸惊讶之色,此人正是乐城乙烯项目的副总指挥来永嘉。去年因为乐城市徐家湾村搬迁的事情,冯啸辰与他合作了一段时间,相互都比较欣赏,算是结下忘年交了。

    跟在来永嘉身边的,还有他的秘书李涛,冯啸辰与他也是认识的。另外还有两三个人,冯啸辰看着眼熟,知道是来永嘉的手下,但具体名字就记不住了,大致就是路人甲、路人乙之类的。不过大家倒都是认识冯啸辰的,徐家湾那件事,冯啸辰表现出的腹黑在乐城石化公司已经是家喻户晓了,谁不知道重装办的那个年轻处长有手腕。

    冯啸辰把杨海帆介绍给了来永嘉,众人寒暄了两句之后,冯啸辰把自己到德国来的原因说了一遍,他没有直接说自己是辰宇工程机械公司的老板,只说自己的奶奶和叔叔在其中有一部分股份,相当于自家的家族企业。来永嘉大为感慨,说道:“难怪,原来小冯你也是工业世家出身。工程机械这个市场选得不错,不过,一定要坚持高标准,技术领先,质量过硬,否则就没有什么意义了,国内大大小小的工程机械厂,没有一千家,也有八百家,这种低水平的竞争毫无益处。”

    “受教了。”冯啸辰向来永嘉微微鞠了一躬,说道。来永嘉这些观点,冯啸辰是早就知道的,也正因为此,他知道来永嘉说得没错,这是诚心诚意在给他们提建议,他自然是要表示感谢的。

    接着,冯啸辰又问起了来永嘉到德国来的原因。来永嘉称,他到德国是来进行设备采购的,乐城乙烯项目已经在进行建设,石化总公司临时又追加了一点投资,要在原有的项目之外增加几个辅助的小项目。这些辅助项目的设备引进谈判已经完成,来永嘉带着几个手下过来,是专门来谈设备运输问题的。

    “这么点小事,也要劳烦来总亲自跑一趟?”冯啸辰笑着恭维道。

    来永嘉笑道:“我这个副总,本来就是分管物资工作的嘛,运输、保管、安装,我都管。再说,这几位同志前几年在乐城陪着我看守那批大乙烯设备,劳苦功高,借这个机会,我也带他们到国外转转,算是小小的犒劳了。”

    “应该的,这完全是应该的。”冯啸辰道。

    “来总,您刚才说,你们是来谈设备运输工作的,那么在德国这边的设备运输,是由你们负责,还是由德方负责?”杨海帆突然插话问道。

    来永嘉没有多想什么,回答道:“是我们负责的,我们这次谈完之后,就要从国内派40名工人过来,负责设备的打包和装车、装船。没办法,德国的人工实在是太贵了,就这么点装运的工作,他们开出来的价格比我们高了10倍都不止。也好,如果不是他们漫天要价,我还不方便让工人们出来呢。出国一天,有10块钱的补助,还能开开眼界,我手下那些工人都争破头了。”

    说到这里,他呵呵地笑了起来。冯啸辰却是眼睛一亮,想不到自己正在犯愁的事情,却无意间在这里发现了转机。来永嘉那些手下的工作作风,冯啸辰是见识过的。他至今还记得,在乐城的江边货场,立着一块牌子,写着:

    “一个螺丝钉也不准损失,一个螺丝钉也不能生锈!”

    来永嘉带着这样一支队伍,看守着8亿美元的设备,整整三年,愣是做到设备完好无损,这不仅仅是技术水平的问题,还有良好的纪律性和高度的责任心。如果能够请到这样一支队伍帮着做哈根工厂的拆迁,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刚才与来永嘉聊天,冯啸辰还真没往这个方向去想,倒是杨海帆颇有一些急智,及时地提出了这个问题。这也难怪,冯啸辰只顾着叙旧了,而杨海帆却是一直都在纠结拆解工厂的事情的。

    “来总,你们住在什么地方,晚上我想请您坐坐。”冯啸辰向来永嘉发出了邀请。

    来永嘉当然知道啥叫“坐坐”,那不是简单的找个地方坐着聊天,而是要宴请他的意思。他摆摆手道:“这个就不必了吧,咱们回国之后还有机会聊的,在德国随便吃顿饭,也得花到上百马克的外汇了。”

    冯啸辰低声道:“来总,我可不是跟您客气,而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请您帮忙。这个地方不太方便说话,所以想跟您约一个合适的时候。”

    “请我帮忙?”来永嘉脸露狐疑之色,不过想了想冯啸辰的身份,又琢磨了一下冯啸辰的为人,觉得不太可能是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于是便点点头道:

    “好吧,我住在斯诺特酒店,晚上五点半之后就没事了,你们那个时候去找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