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吾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 第五百七十五章 动了谁的奶酪

第五百七十五章 动了谁的奶酪

作品:大国重工 作者:齐橙 字数: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你不去干传销,真是浪费人才了。”

    榆重厂部,潘才山的办公室里,冯啸辰笑呵呵地对韩江月揶揄道。韩江月在减速机分厂的那番演讲,早已经传到了冯啸辰和潘才山的耳朵里,他们对于韩江月的口才都是颇为赞赏。要知道,在企业管理中,这种忽悠人的本事也是非常重要的,冯啸辰能够想到的,就是后世那些搞传销的公司,人家可是凭着一条不烂之舌,就能够把千千万万人都成功洗脑的。

    对了,在这个年代,传销这种方式刚刚传进中国,还属于一种合法的经营模式,甚至是受到一些砖家热捧的。

    韩江月白了冯啸辰一眼,说道:“我说的都是大实话嘛,怎么就成了传销了?我承包新液压的那一次,徐书记就是教我这样说的,效果还是很不错的嘛。”

    “我也觉得韩总讲得不错。”潘才山道,“这几年,榆重经营状况越来越差,大家都看不到希望,干部职工都没有了精气神,干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劲来。韩总这些话,能够鼓舞士气。其实做事情靠的就是一股气,有了这股气,啥困难都能克服。”

    宁默坐在一边,听潘才山夸奖韩江月,不由得也兴奋起来,手舞足蹈地说道:“没错,潘叔,你是不知道,小韩在新液压的时候,开全厂大会,每次都是这样呱啦呱啦地一说,大家就都跟吃了人参似的,干劲十足……”

    “你还有脸说呢!”潘才山瞪了宁默一眼,道,“胖子,你也是3好几的人,啥时候能变得成熟一点。减速机车间那个曹昌盛就是一个混混,你跟他斗个什么气?听说你还说你是从冷水矿出来的,冷水矿出来的就会打架了?”

    宁默是冷水矿子弟,他父亲原来是冷水矿的劳资处长,属于潘才山的心腹之一,所以潘才山对宁默也很熟悉,属于可以抬手就打的那种长辈关系。这一次,宁默陪同韩江月到榆重来,潘才山一开始还没弄明白他与韩江月的关系,及至知道他们俩居然是两口子,不由得也发了一些感慨,说宁默傻人有傻福,居然能娶到韩江月这位一位既能干又漂亮的女企业家。潘才山对韩江月一口一个“韩总”,而到称呼宁默的时候,就是直呼其为胖子,丝毫也不给他留什么面子的。

    宁默倒也习惯了潘才山对自己的呵斥,他讪笑着说道:“潘叔,我也不是想和那个姓曹的打架,主要是看他竟然敢跟小韩呲牙,所以上去吓唬吓唬他。像姓曹的这种人,我在外头见得多了,都是些欺软怕硬的怂人,给他们点厉害,他们就老实了。”

    韩江月道:“潘厂长,这件事倒的确是值得提起注意的。我了解过,减速机分厂有那么六七个不务正业的工人,一旦我们接手,正式开始生产,他们是肯定要捣乱的。我担心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呢。”

    潘才山道:“韩总请放心,这事交给我就行了。我已经跟保卫处打好招呼了,所有改制的车间、分厂,如果出现工人破坏生产秩序的事情,保卫处会马上进行处理。曹昌盛今天是没闹起来,如果真的闹起来,我会让保卫处直接把他铐了,送到派出所去。”

    韩江月道:“如果是这样,那倒要谢谢潘厂长了。另外,我私底下找工人打听过,其实曹昌盛捣乱,是受人指使的,对于我们新液压入股减速机分厂的事情,有些人可是很不乐意的呢。”

    “你说的是纪锡良嘛。”潘才山不以为然地说道,“也难怪,他现在是分厂的厂长,手里掌握着财权、人事权,虽然厂子没有业务,但他手里还有一些上头拨下去的经费,油水还是不少的。你们一来,他的好处就泡汤了,能不跟你们急眼吗?”

    “这就是属于被动了奶酪的。”冯啸辰在旁边用了个后世的梗,不过大家也都能够听得懂。

    韩江月顺着冯啸辰的话说道:“下一步,我们可能还会动到更多人的奶酪,届时引起的反弹肯定还会更大的。”

    “韩总,你打算怎么做?”潘才山问道。

    韩江月道:“我们希望尽快完成入股程序,然后恢复减速机厂的生产。我们新液压在去年就已经尝试着开展减速机的生产,受到生产能力和经验的限制,一直没有做起来,这也是我们这次入股榆重减速机分厂的原因。我想把新液压那边的减速机业务拿到榆北来做,为此需要先摸清全厂的技术水平,以便设计生产流程。

    榆重这边的工人等级有些混乱,像曹昌盛那样的技术,放在我们新液压,也就是学徒工的水平,在榆重却被定了四级工……”

    “他的情况是一个例外,我们榆重嘛,唉,也的确有一些工人的级别和实际水平对不上……”潘才山有些尴尬地说道。他原本想说曹昌盛这种情况是很特殊的,其他工人不会有这样的问题。但话到嘴边,他才发现其实这种现象并不罕见,由于榆重原来的领导班子任人唯亲,在工人定级方面开了不少口子,像曹昌盛这样顶着四级工的头衔,实际狗屁不通的人,在厂里还有不少,即便是在减速机分厂,也有那么十几个。

    韩江月微微一笑,并没有对潘才山放什么嘲讽,而是说道:“这种事情,在我们明州也有不少。我的打算是,在正式接手减速机厂之后,开展一次全厂的技术考核,对工人进行重新定级,未来的工资标准就按重新定级的结果来确定。只有把大家的真实水平搞清楚,后面的工作才好安排。否则,万一把重要的工作交给那些不合格的工人,产品质量和生产进度就都无法保证了。”

    “这可会得罪相当一批人啊。”潘才山提醒道。

    韩江月道:“那有啥办法?我总不能让那些根本不懂技术的工人占着重要的岗位吧?”

    “他们如果不服,让他们找我来。”宁默又牛烘烘地发话了,换来的自然是众人集体给他的白眼。

    “有人受损,就必然有人得利。曹昌盛这样一个人被定为四级工,肯定有很多人是不服气的,尤其是那些级别比他低,但技术比他好的工人。如果重新定级,这些工人是会支持你的。”冯啸辰分析道。

    潘才山道:“小冯说得对,搞管理,就得拉一派,打一派,只要支持你的人更多,那几个反对你的人也就掀不起大浪了。最重要的是,你们必须尽快地做出业绩来,让工人们能够看到实惠,最好是拿到实惠。只要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大家的顾虑就都消除了,曹昌盛之流也就没有市场了。”

    “这一点,潘厂长尽可放心,我已经打了电话回明州,让我们分管生产的副厂长余淳安马上赶过来。他一到,就会开始安排生产任务,然后我们就会按照生产定额发放工资。只要工人肯干,他们这个月拿到的工资肯定会比原来在榆重更多的。”韩江月说道。

    冯啸辰笑着看了看潘才山,道:“潘厂长,小韩他们这边如果恢复了生产,你的压力就大了。减速机分厂的工人能够拿到高薪,其他的工人还不得闹翻了,说你这个厂长偏心眼呢。”

    “哈哈,就是要他们这样说呢。”潘才山笑道,“韩总如果能够给我们做个示范,那么其他分厂要搞改制,难度就没这么大了。凡事都需要有个带头的,韩总算是给我们带了一个好头呢。”

    韩江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这算什么带好头,不过就是来得早一点而已。冯助理给我打电话,说让我过来帮忙,我哪敢耽搁。再说,潘厂长也是小宁的长辈,潘厂长这边的事情,我们也得当成自己的事情来办的。”

    韩江月一番话,同时拍了冯啸辰和潘才山两边的马屁。其实,所谓考虑潘才山与宁默之间的关系,不过是韩江月的一句乖巧话而已,冯啸辰的邀请才是她到榆北来的主要原因。韩江月能够顺利承包新液压,冯啸辰是出了一份力的。这几年,冯啸辰利用在装备行业中的关系,给新液压介绍了不少业务,算是新液压最重要的社会关系,韩江月不能不给他面子。

    当然,韩江月前面说的理由也是存在的,那就是新液压近年来的确正准备进入减速机市场,榆重减速机分厂的技术和熟练工人,都是韩江月所迫切需要的。她现在是个商人,讲究的是在商言商,完全没有好处的事情,她是肯定不会做的。

    潘才山知道韩江月的话只是客套,但也没去挑破。不管怎么说,韩江月的确是到榆北来了,是来给他帮忙的。他说道:“感谢韩总的支持,新液压入股减速机分厂的事情,我会尽快办理。手续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但你们的考核工作随时都可以开始,以你们的名义也行,以榆重的名义也行。国家给我们的时间很紧张,减速机分厂的事情做好了,我们才能够吸引到更多的投资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