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吾读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金丹九品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决意放弃!

第三百九十五章 决意放弃!

作品:金丹九品 作者:两年两月 字数: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听到这话,李浩心中有些恍然,又有些迷糊。

    恍然的乃是因为这无上传承本身乃是超脱规则所化,通过这种传承而能够让自己的法宝得到超脱的机会,这似乎是理所当然的。而迷糊的却是,这种超脱,到底是如何实现的,最终结果,又会如何……

    好在,黄金盘并没有卖关子卖太久,很快的就已经是给了他答案。

    “我们法宝的灵识不管是看起来再完善,再完美,终究也不过是法宝的灵识而已。和人类的意识相比,终究终究失了自主。所以,对于几乎一切拥有灵识的法宝而言,打破这个桎梏,让灵识得到真正的自由,便是最大的追求。但,这种桎梏乃是先天的桎梏,若是按照正常的发展,哪怕是我提升到一品法宝级别,甚至是超越一品法宝,也根本不可能打破。唯有你所获得的无上传承之中的那一股超脱的韵味,能够让我获得一丝丝的机会。一旦我超脱成功,我就将彻底抛弃法宝之身,投入轮回,转世成为真正的生灵。”

    听到黄金盘的这话,李浩心头一震,道:“抛弃法宝之身,转世?!这样的话,你所寄身的法宝岂不便完全失去了力量,失去了用途了?!”

    要知道,法宝之所以是法宝,便是因为其拥有着一股灵机。

    而这灵机,乃是由法宝的灵识与一道道神禁按照奇妙的方式结合在一起所形成的。无论是灵识,还是神禁,都似乎这法宝之所以为法宝的根本原因。可以说,一旦缺失了其中任何一种,这法宝,都将不再是法宝了……

    换句话说,如果李浩真的全心全意的帮助黄金盘超脱的话,那等到黄金盘成功的那一刻,就是他完全失去这一件六品法宝的那一刻!

    在这瞬间,他的面上显现出一种挣扎之色。

    一件六品法宝,任何知道那代表着什么之人都绝不可能会将其无视!

    黄金盘存在了数亿年之久,见多识广,哪里看不出此时此刻李浩面上的挣扎之色,一时间面上却是显现出苦笑。

    对于李浩的挣扎,它自然是相当理解的。

    毕竟,将心比心,若是自己是他的话,绝不可能轻易的做出帮助自己掌握的力量超脱的决定的!

    不过,他显然不可能用隐瞒的办法来忽悠李浩去帮助它。毕竟,它超脱的一切希望都是放在李浩身上,一旦李浩不全心全意的支持,那么,那原本就已经渺茫的超脱希望怕就要完全变成不可能了……

    场面因此而变得沉默下来。

    李浩站在黄金盘之上神色挣扎,似乎正在进行着何等激烈的心理斗争。而一旁的黄金盘面上神色苦涩,似乎等待着某种对他来说绝对没有任何益处的判决……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过了好一阵子,李浩长长叹了一声,道:“好吧,我帮你。”

    这几个字,如同仙音一般,让黄金盘眼中透出无法置信的眼神,整个身体甚至都维持不住稳定,边缘猛然变得一片模糊,似乎那身体的边缘开始崩散化作烟雾一般。

    好一阵子之后,它方才重新恢复了过来。

    这个时候的李浩却已经是一身轻松,整个人看起来似乎比起之前多了一种超脱,一种悠然,与周围天地的交融似乎已经是增强了不少。

    一看便是境界大有进展了。

    “为什么?”黄金盘有些干涩的问道。

    李浩这个决定,可是完完全全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在它想来,李浩能够给它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并不直接拒绝他已经算是难能可贵了。但却没想到,他居然直接毫不犹豫的便给了它一个确定的答案,而且还是直接答应下来,这让它怎能不感到惊疑不定?

    至于李浩是不是说假话,是不是只是故意欺骗它,以它数亿年的阅历,自然不可能看不出来。此时此刻,它过往积累的一切经验,都告诉它,李浩所说的绝对是发自肺腑,发自内心的!

    “我只是想清楚了我要的到底是什么而已。”李浩却是一笑,道。

    他的这话并不是敷衍黄金盘,而是他内心真正的想法!

    在最开始,听到帮助黄金盘的话便是直接送黄金盘离开他,送那一件难得的六品法宝离开他,他其实是本能的拒绝的。

    甚至,他之前在那里思索,更多的也是在思索用什么办法来拒绝黄金盘能够让黄金盘的不爽不会那么强……

    只是,随着他深入思索,随着越来越多的杂念从他心底泛出,在某一刻,他却是忽然福至心灵,忆起了自己内心真正想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对他来说,力量固然总要,长生固然重要,但,他真正最想要的,却是见识这世界的一切神奇,一切超凡!

    对于有着这样根本追求的他而言,六品法宝确实是不凡,但,相比之下,见识一件法宝超脱,从法宝灵识化作生灵,似乎是一件更加神奇,更加超凡的事情……

    他若是留下黄金盘,顶多也不过是获得一件并不同心的六品法宝而已。而且,说不定什么时候黄金盘便会因为不满直接离开他,到时候他连这一件法宝都无法得到。

    但,若是他帮助黄金盘超脱,那情况显然就不一样了。帮助它超脱的话,在这过程之中法宝灵识所产生的一切变化都会被他感应在心。这其中所透出的无数神奇,无数超凡,自然而然的便会被他看在眼里!

    这种结果,光是想想,都让他无比心动,甚至恨不得立马见到了。

    更别说,他相信若是他全心全意帮助黄金盘超脱的话,在其超脱之前,它绝对会给予自己足够的报答……

    如此这般算起来,帮助黄金盘超脱,似乎也并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只是看问题的角度进行一个稍稍的转换,所看到的一切就已经是有了这样巨大的不同,最终让原本本能排斥的结果居然变成了一个最好的选择……

    听到李浩的理由,黄金盘终于压抑不住自己的喜悦,道:“太好了!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愿意帮助我!看来当初我直接找上你实在是我一生当中嘴英明的决定啊!”

    李浩只是一笑,道:“能够被你找上,亦是我的幸运呢。”

    黄金盘一听,哈哈大笑起来。

    虽然已经是统一了彼此之间的想法。但具体该怎么让黄金盘超脱,对于他们来说却依然是一片茫然。

    李浩自然不用多说,他得到这无上传承虽然已经这么长时间了,但真正知道这种传承的名称还是在不久之前。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怎么利用这种传承让黄金盘得到超脱,他自然不可能了解。

    黄金盘相比于他虽说好上一些,至少他听说过无上传承,也听说过这种传承能够让法宝灵识得到一丝超脱的机会。但,终究也是第一次见到无上传承而已,自然不可能知道具体该怎么去做。

    两人一番商议之后,最终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想要帮助黄金盘超脱,至少需要他们的联系足够紧密才有可能。

    也即是说,首先需要做的,便是让李浩真真正正成为黄金盘的主人!

    并不是这种只是黄金盘承认他为主人的这种主人,而是真真正正的,让李浩能够完全掌控黄金盘的生死,能够完全掌控他的一切力量,一切结构的那种主人!也即是说,首先的话,便需要李浩先完成之前所说的,帮助黄金盘重新炼制出一个躯壳来承接它的灵识!

    毕竟,黄金盘再怎么说也是六品法宝。

    哪怕是已经残破到了这个层次,其本质,也依然相比于任何九品法宝要强悍不知几百还是几千倍!

    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是李浩已经是九品金丹真人,怕也无法真正侵入黄金盘的灵识核心,在其核心之中留下自己的烙印,将其炼化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更何况,现如今的他距离九品金丹真人还有着不知多遥远的距离,便是连心灵都不过是刚刚产生初步的升华而已。这样的他,便是将自己的寿命耗尽,怕都无法侵入黄金盘的灵识核心,在其中留下自己的烙印!

    所以,现如今,李浩唯一能够将黄金盘真正炼化的办法,就唯有按照原本的计划,帮助黄金盘炼制一个新的躯壳,将自己的烙印烙在这躯壳之上的每一层禁制上的每一个符箓深处!等到黄金盘的灵识入驻之时,通过禁制化作神禁那一瞬间的升华,将这些烙印顺便带入黄金盘的灵识核心之中!

    唯有如此,方才能够达到让他真正炼化黄金盘的目的……

    “没想到绕来绕去,终究还是回到原来。”李浩这时候有些轻松,有有些无奈。

    轻松的自然便是让黄金盘超脱终究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做到的,也即是说,在接下来不短的一段时间里面,黄金盘依然会是他的法宝,也依然会被他全方位的支持。

    而无奈的也是类似,自己好容易下定了决心,却没想到到头来事情居然绕了回来,要做的还是和之前没有多少区别。

    黄金盘对于这个却并没有太多的感触。

    对于存在过数亿年的它而言,几百年时间的等待和一眨眼也长不了多少。也即是说,这时候超脱和几百年后超脱,对他来说也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甚至,因为超脱的时间不是现在,让它能够有更多时间报答李浩,它反而是更加的满意。

    于是,在这时候它便说道:“虽然不得不承认,但镇族法宝对于局势的判断还不是我所能够比拟的。它既然说这里即将有让它也难以自保的异变,那就证明接下来的局势发展对我们来说实在时太危险。所以,我们现在最为恰当的选择就是遵照它的指点,离开这个时间层。”

    说着,它用好奇的眼神看着李浩,问道:“你当初到底是用什么办法进入这个时间层的?这里应该已经被封印了才是,一般的穿越方法,应该是进入不了这个时间层的啊。”

    听到这话,李浩却是一笑,道:“这却要看我当初在一次偶然的机缘之下得到的一个世界之门了。我并不知道那个世界之门的原理,但似乎对于那个世界之门来说,一切时间层的阻隔,都不是问题,它打开这个时间层和打开其他世界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听到这个,黄金盘面色一凝:“居然会有这样的世界之门,这种能力简直就超过了镇族法宝了。”

    李浩这时候也是心中一动。

    之前并没有察觉到这个世界之门的异常,但被黄金盘这么一个提醒,他却忽然反应过来。确实,那一件已经是一品法宝的镇族法宝虽说威力无比恐怖,甚至光是丝丝力量就已经足以让作为六品法宝的黄金盘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了。但,就是这样的镇族法宝,对于这个时间层的封印居然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够老老实实的镇守在这个时间层之中,老老实实的挡住那青铜神族的向外扩张!

    相比之下,他的世界之门不过是一件普通的法器,本身的功能更是无比单一,甚至相比于其他的法器似乎都要差上许多。但,就是这样的世界之门,却居然能够做到一品法宝所做不到的,轻轻松松的穿透时间层,近乎完全无视了这个时间层的封印,这种力量强弱与功效强弱的对比,实在是悬殊得足以让任何人感到不可思议……

    “我也是不知,或许,这个世界之门本身的功效就是如此强大吧……”最终,李浩只能够这样说着,结束了这么一个他所完全弄不清楚的话题。

    听到这话,黄金盘也唯有叹息一声了。

    越是了解道门,它就越是感到道门手段的博大精深,便越是知道自己的知识的浅薄之处。世界之门这种诡异的存在,对于它而言,根本就是超越它的理解范畴的事物。在这样的情况下,它无论怎么想,都只能得到似是而非的答案,也只能先听从李浩这时候的分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