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吾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狩猎好莱坞 > 第152章 目的

第152章 目的

作品:狩猎好莱坞 作者:贾思特杜 字数: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1000万美元,真是太挥霍了。我父亲1928年成立摩托罗拉,积累了六十年时间,高尔文家族也算是小有身家,但我依旧很难想象一次派对是怎么花掉1000万美元的,这件事就和维斯特洛短短几个月时间就赚到了十多亿美元一样荒唐。我认为布雷迪委员会首先应该调查的就是西蒙·维斯特洛,查清楚这件事,我们大概也就明白去年股灾的原因了。”

    “高尔文先生,维斯特洛去年的所有交易记录都已经被公开了,没有人发现违规的地方。”

    “吉姆,你真的相信媒体上的那些数据吗?”

    “我只能说,高尔文先生,我没有看地另外一份完全不同的相关资料被公布出来。涉及到十多亿美元的巨额资金,我相信联邦调查机构肯定已经对维斯特洛进行过非常详细的审核。如果维斯特洛去年的交易真的涉嫌违规,他现在或许就是在监狱里度过自己的20岁生日了。”

    “我依旧不认为他是清白的,否则,这只能说是联邦金融史上最可悲的一次事件。那么多人辛勤地工作一生,几代人都不一定能够积累太多财富。那个年轻人却只用了五个月时间,你能想象吗?五个月时间,16亿美元,”电视屏幕里,摩托罗拉董事长罗伯特·高尔文语气越来越激动,还胡乱打着手势,道:“然后他就开始胡作非为,像一个突然继承了大笔遗产的混小子,肆意地购买飞机和豪宅,还一次性花1000万美元来开生日派对。”

    “高尔文先生,相对于其他很多名人,维斯特洛还是非常低调的。而且,20岁生日,应该很值得好好庆祝一下吧?”

    “维斯特洛完全可以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他是一个孤儿,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他是在联邦社会福利体系的支持下长大的。但现在,没有人看到他试图回馈这个国家,回馈那些交纳赋税为他提供食物、住宿和教育的人们。我听说很多慈善机构都试图和他联系,但没有任何一家得到回应。他对慈善事业的冷漠简直让人心寒。”

    “高尔文先生,我是否可以认为,你只是在因为维斯特洛抛售了摩托罗拉股票而怀恨在心。据我所知,西蒙·维斯特洛抛售之前,摩托罗拉股价超过75美元,但最近几个月,这个数字一直在60美元上下徘徊。相对应的,维斯特洛公司持股的很多企业股价却都在持续上扬。而且,我还听说你遭受到了摩托罗拉董事会的攻讦,近期就可能辞职。”

    “不,不,这些当然不是真的。摩托罗拉的股价确实受到了维斯特洛抛售的干扰,但这并没有影响到我们公司的业绩,去年全年,摩托罗拉的净利润超过3亿美元。在我看来,股价只是一时的,能够为股东创造利润,这才是一家企业的根本。另外,关于我个人,我今年已经66岁了,几年前我就在考虑考虑退休的事情,这件事与维斯特洛公司的抛售无关。”

    “……”

    “……”

    马里布的豪宅内,时间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珍妮特走进西蒙书房,听了几句电视机里摩托罗拉董事长罗伯特·高尔文的访谈,等正在打电话的西蒙挂了线,就随手拿起遥控器关掉了电视,道:“你很喜欢听别人当面谈论你啊?”

    从今天早上开始,无论是主流媒体还是八卦小报都在用着各种夺人眼球的标题渲染讨论着西蒙昨晚的生日派对。

    派特·金丝莉早上打电话过来,汇报了需要西蒙知晓的一些媒体动态,最后还笑言自己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要专门忙碌于平息这次派对产生的影响。

    西蒙坐在书桌后在笔记本上写着一些东西,道:“知道这个世界有人恨你,还是很能激励人上进的。你哥哥到了吗?”

    珍妮特双臂撑在桌面上,微微前倾着说道:“还有几分钟,我过来看你电话打完了没有。”

    “已经搞定了,”西蒙点头,随口解释道:“艾米打来的,美国编剧工会今天上午公开发起了罢工投票,今年的罢工肯定是不可避免了。”

    今天是2月23日,西蒙记忆中的编剧罢工日期是3月7日。不过,美国编剧工会的罢工自然不可能是WGA高层随意拍脑袋决定,还需要进行会员投票,由于分布在北美甚至海外的WGA会员需要通过邮递方式寄出投票,这个过程通常需要两周时间。

    珍妮特明显不太感兴趣地听着,等西蒙起身,挽着男人的手臂正要离开书房,却又指了指电视机,道:“虽然你不会在乎那个老头子的说辞,不过,我觉得你也应该设立一些慈善基金之类呢,哪怕是做做样子都行。这种事情总是避免不了的,要不然以后肯定会有更多人拿这件事攻击你。”

    因为记忆中的一些事情,西蒙对慈善确实非常冷淡,不过,他也没有反对珍妮特的建议,道:“好啊,就叫西蒙&珍妮特基金会好了,你来帮我打理。”

    珍妮特却摇头道:“不对呢,应该是西蒙&珍妮特-维斯特洛基金会。”

    “嗯,名词长一点,这样才能让人注意到。”

    “呵呵,我才不是这个意思呢。”

    说笑着来到别墅厨房,刚刚将准备好的午餐端进餐厅,门铃声就已经响了起来。

    两人一起迎了出去,事先虽然一直都没有特别的感觉,但真的见到了珍妮特的家人,西蒙还是不可避免的有些拘束。

    安东尼·约翰斯顿看起来比他的实际年龄更加老成一些,穿一身笔挺的灰色西服,身高与西蒙相当,脸上留着一层短须,眉宇间的一些特征明显能够看出与珍妮特是一家人。

    和珍妮特拥抱之后,安东尼·约翰斯语气温和地与西蒙握手,还拿出了一份礼物,表示对西蒙20岁生日的祝贺:“本来昨天就可以赶到,伦敦的生意伙伴在一笔交易上临时变卦,不得不推迟到现在。西蒙,生日快乐。”

    “谢谢,托尼,我们进去吧,午餐已经准备好了。”

    三人一起朝别墅内走去,珍妮特却是毫不客气地从西蒙手中抢过礼物盒,边走边拆,拿出盒子里的一块手表仔细打量一番,才满意道:“还算不错哦,爸爸的收藏。我还以为你会在机场随手买一件礼物呢。”

    安东尼·约翰斯顿听着妹妹的调侃,却是对西蒙道:“和珍妮相处应该经常会头疼吧,她太喜欢恶作剧了。”

    西蒙笑着道:“还可以。”

    珍妮特却对西蒙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有些不满,道:“什么叫‘还可以’啊?”

    “就是,偶尔会头疼,不那么频繁。”

    珍妮特在西蒙手臂上抓了把:“如果你想,我以后每天都会让你头疼的。”

    虽然事先通过尼尔·班尼特和肯·迪克逊两人,约翰斯顿家族已经得到了很多关于西蒙的信息以及西蒙与珍妮特两人的感情进展,安东尼·约翰斯顿此时注意到妹妹和这年轻人之间不知不觉显露出来的那种亲昵,才真正放下心来。

    简单地休息片刻,三人便坐到了餐厅里。

    午餐的气氛非常轻松,大家只是随意聊着各种琐事。

    吃过午餐已经是下午一点钟,珍妮特难得很贤惠地主动揽下了收拾餐具的活计,安东尼·约翰斯顿提议单独和西蒙聊聊,两人便一起来到悬崖边靠海的露台上。

    豪宅位于杜梅岬公园西边,站在露台栏杆旁望出去,除了眼前美不胜收的海天美景,还有左手边不远处显得有些突兀的尖角地带。

    安东尼·约翰斯顿的目光望着那处尖角悬崖,道:“很适合建造豪宅的一处位置。”

    西蒙简洁道:“州立公园。”

    安东尼·约翰斯顿摇了摇头,道:“西蒙,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什么是拿不到的。”

    西蒙稍微犹豫了下,就点头,道:“好啊,我会想办法拿下来,确实很适合建成一座庄园。尖角庄园,嗯,这个名字好像不太合适,既然是杜梅岬公园,以后就叫杜梅岬庄园吧。”

    安东尼·约翰斯顿看了西蒙一眼,笑道:“你早就看中那块地了,对不对?”

    西蒙点头:“当然,很多人都期待能够拿到那块地。”

    安东尼·约翰斯顿笑了笑,不再提这件事,有些突然地换了个话题:“西蒙,你还记得自己父母的信息吗?”

    西蒙愣了下,摇摇头道:“不记得了。”

    安东尼·约翰斯顿迟疑了下,还是很快道:“不知道为何,第一次看到你的照片,我就产生某种感觉,刚刚当面见到你,这种感觉更加清晰。不过,我却说不出来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好像我们以前见过,但这肯定不可能,你18岁之前应该一直都在旧金山,但我从小到大一共也只去过旧金山三次。”

    “这应该只是一种既视感吧,很多人都会有这种感觉,毫无来由地对一些人一些事感到似曾相识。”

    “或许吧,”安东尼点点头,道:“其实,我专门雇佣了一家侦探公司调查了你父母的信息,我是说可能的信息,我并没有任何恶意,希望你不要介意。不过,这些调查都没有结果。你是五岁的时候被一个警察在路边捡到然后送进了福利院,但五岁之前,没有任何关于你个人身份的记载。你记得那之前的事情吗?”

    西蒙确实不太介意,他对自己的过往也非常好奇,如果约翰斯顿家族能够查出来,那自己恰好就不用再浪费精力了。

    此时,听到安东尼的问题,西蒙摇摇头,道:“没有,或者,非常模糊,我完全记不起来了。”

    “那就算了,据说一直都有人声称是你的父母试图认亲,你都没有回应。我想,你也没有寻找自己父母的念头,”安东尼说着,突然又望着西蒙,问道:“你恨他们吗?”

    西蒙表情淡淡地摇摇头:“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们,怎么可能恨他们?”

    “那么,我非常好奇,是什么驱使你成为现在的自己的?”安东尼又问了一个问题:“要知道,没有足够的意念,一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是很难做到你现在程度的,大部分更可能只是随波逐流,或者变得更糟。”

    “我没有仔细考虑过这个问题,托尼,”西蒙摇摇头,道:“如果你真的想要一个答案的话,或许,就只是我想要过得好一点,比大部分人都要好。”

    “这不太合理,”安东尼道:“不过,既然你不想解释,我也不会多问。其实,今天过来,我唯一关心的事情是,你打算什么时候和我妹妹结婚。当然,这其实也是我爸爸妈妈最关心的事情,他们不希望我们家族出现两个嫁不住出的老姑娘。”

    西蒙疑惑道:“两个?”

    安东尼·约翰斯顿愣了愣,笑道:“我……还有一个姑姑,是我祖父的女儿,爸爸的妹妹。只是她出生很晚,比我还小一些。你应该知道吧?”

    西蒙点点头,道:“她,嗯,珍妮和我提起过,她难道没有结婚吗?”

    “既然珍妮和你提起,她肯定也向你透露了一些事情。我小姑姑一直都没有结婚,甚至,嗯,你以后见到她就会知道了。我爸爸总觉得,珍妮可能也受到了我小姑姑的影响,才一直不愿意交男朋友。”安东尼说着,再次问道:“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和珍妮结婚?”

    西蒙也不犹豫,道:“只要珍妮愿意,什么时候都可以,我对婚姻的事情并不是太抗拒。”

    “那就尽可能两年之内完成这件事吧,”安东尼也不客气,继续催促道:“你知道的,珍妮今年28岁,爸爸妈妈希望她能够在30岁之前结婚。”

    西蒙答应道:“好啊。”

    安东尼仔细打量了西蒙片刻,又笑着道:“其实,你今年才刚刚二十岁,两年后也只有二十二岁,还很年轻。年轻人总是有些贪玩的,只要别太放纵就行,更重要的是,尽可能避开媒体的视线。”

    西蒙无言以对地笑了笑,他当然知道安东尼指的是什么。

    安东尼却没有停止这个话题,继续道:“珍妮其实很倔强的,或者说非常倔强,这一点和我小姑姑一模一样。所以,她既然选择了你,肯定就不会改变了,希望你不要辜负她。而且,她的性格,应该也不会催你结婚,这件事你必须自己主动。”

    西蒙再次点头道:“我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