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度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饭后另几位嘉宾自觉地收拾了餐厅, 把碗碟洗好, 又泡了壶茶, 大家便围着餐桌坐下。

“太厉害了, ”吃货直男一脸崇拜地看着叶淮, 道,“怪不得他们都叫你叶神, 你以后也是我的神了……大神你能留下吗?”

“搞笑呢你!”尹霏拿了张湿巾擦嘴,一脸嫌弃道,“我们叫叶神是说他神颜的意思, 又不是食神。”

她说完冲袁星洲笑笑,主动介绍道,“这个家伙人如其名, 叫艾迟。我跟他一组的。”

《偶像恋爱季》第一期一共四对cp,李怡和孙楷一组, 尹霏和艾迟一组,舞蹈演员麻音和男嘉宾潘云海一组, 原澄和谭言珂一组。

四组人拿到同样的剧本, 各自商量着如何表演发挥。

今晚四队便要比赛, 决定最后谁能正式拍摄。海外版里, 谁能胜出取决于主持老师。而节目组一通乱改,把规则改为了互相投票。

袁星洲一看投票制就觉得不靠谱,这样主观性太强,最后的结果跟表演好坏没必然关系。

但他只是飞行嘉宾,也没什么投票权, 所以只能暗暗腹诽。大家饭后休息了一会儿,果然被节目组通知去拍摄楼。袁星洲和叶淮也要过去熟悉剧情,顺道为明天的彩排做准备。

a栋楼里,节目组已经布置出了几个临时隔间,每个隔间里都有一个屏幕,显示监视器上的内容。

当表演组前去表演时,其他组可以在自己的隔间里同步观看并投票。

“里面有摄像头,注意别乱说话。”袁星洲在进去之前,低声提醒叶淮,“不管他们演的什么样,都夸好就是了。”

这毕竟是真人秀,袁星洲很怕叶淮万一直来直去地说了什么,回头被节目组剪辑一通,放出去得罪人。

“不乱说。”叶淮答应道,“我心里有数。”

袁星洲看他表情不似作伪,这才放下心来。那几人抽签,他们便先选了个隔间进去坐着。

果然,屏幕的正上方架着摄像头,正冲着俩人的脸。

叶淮显然十分兴奋,坐下后东张西望,又问袁星洲:“明天我们演什么?”

“一对吵架的情侣。在酒店的自助餐上大叫大闹,很没有素质。男主过来吃饭,被咱俩吓跑,要回房间,被女主盯上色|诱了一把。”

袁星洲给他解释剧情,“主剧情就是,女主作为骗子,去诱惑老实人男主,结果发现自己真爱上了他,回头找他复合。”

叶淮十分好奇:“男主被骗了多少钱?”

袁星洲:“还没被骗钱。”

“看来也不是老实人啊。”叶淮道,“谈情说爱不花钱,这不是耍流氓吗……”

袁星洲:“……”

俩人随口乱聊,袁星洲却忽然想起原澄提及的那个“恋人”。听叶淮的口气,以前谈恋爱应该是很大方的。

“如果你是男主,”袁星洲忍不住问,“你会怎么样?”

叶淮道:“不喜欢的,便是出于礼貌也要给钱打发一下吧。喜欢的就不用说了……把家搬走都行。”

活脱脱的富二代架势,袁星洲却愣了一下。

“你怎么了?”叶淮回头,看着他。

“开始了,”袁星洲已经转过了脸,指了指屏幕,“第一组是尹霏啊。”

这段剧情的看点在于女骗子的诱惑,以及老实人拘谨的回应上。但尹霏和艾迟都太嫩了,演得像是小学生打架,丝毫没有性感可言。

袁星洲瞪着屏幕,却完全看不进去。

原来叶淮对不喜欢的人,也会给个体面礼物打发的吗?那那把吉他……

袁星洲的心脏怦怦直跳。他差点忘记叶淮的出身了,这人母舅家是珠宝世家,父亲一脉又是经商奇才,论资产身价,不知道要完爆几个霍阳青。十几万实在算不得多,不过是他两个男神包的价钱。

只是那把吉他袁星洲虽然没打算要,心里却是欢喜的——他以为叶淮对自己也有一点点,哪怕微不足道的一点点重视,所以才会送他礼物。

如今看来,这也有可能是自己自作多情。

也是了,叶淮之前还以为自己会弹钢琴会做饭的,如果真的有一点在意,怎么会连这些都不知道?

袁星洲兜头迎来一盆凉水,整个人都清醒了。

屏幕上的人不知道何时换成了原澄和谭言珂。

袁星洲看着镜头里的原澄,又想不得不承认,原澄虽然对自己不好,但其实长的很可爱,杏仁眼,翘鼻头,比自己好看多了。

在团内人气垫底多年,袁星洲自认唯一的好处便是有自知之明,所以叶淮连原澄都不喜欢,又怎么会注意到自己?

就是不知道叶淮的恋人长什么样子,肯定是个特别漂亮可爱的男孩子吧?

他跟那男孩相处,又会是什么样子?

“好看吗?”叶淮突然出声,看了袁星洲一眼。

屏幕上谭言珂正跟原澄谢幕,袁星洲懵了一下,僵硬地点了点头:“好看。”

叶淮便不说话了。

袁星洲看到李怡跟孙楷上去,怕自己走神太明显,忙深吸一口气,认真看着屏幕。

然而李怡演的女骗子一身正气,孙楷饰演的老实人又略显油滑,目光闪烁,像是在心虚。

袁星洲看了会儿,想起傍晚的时候,孙楷也是这副表情。眼神里带着明显的打量,却又慑于叶淮的威吓,最后讪讪地就走开了,让袁星洲好生失望。

只是叶淮的占有欲却跟感情无关,或许换成经纪人或朋友,他也是这样霸道。

隔间里的气氛明显的低迷下来。

袁星洲盯着屏幕发呆,叶淮便瞅着他,试图看出他内心在想什么。

然而直到第四组演完,他也没得出任何结果。

最后胜出的一组要靠大家投票决定。他们俩人不用投票,因此可以回去休息了。

叶淮便看着袁星洲木然地跟工作人员打过招呼,随后沉默地往回走。

山间寂静,小路两侧的蘑菇小灯亮着微弱的光芒,仅能照亮脚下的方寸天地。

“怎么了?”叶淮胡乱猜测,半天也没想出缘由,便干脆问,“看你不高兴?”

袁星洲正在琢磨以后找个什么样的男朋友,闻言一愣,连忙摇了摇头:“没有没有。”

他下意识地朝后看。

“摄像没跟。”叶淮仍问,“你到底怎么了?”

袁星洲:“真没怎么。”

“当我傻吗?”叶淮顿时不高兴了,停了下来,“你看表演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后来突然就不说话了。想什么呢?”

袁星洲:“……”

“我,”袁星洲轻咳了一声,笑道,“我在想那把吉他,你拿回家的时候记得好好保养一下。”

叶淮:“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黑暗中,俩人都看不起彼此的表情,袁星洲放松了一瞬,道,“我不想要。”

叶淮半晌没动,俩人便站在小路上沉默对峙。

袁星洲突然又有些后悔,他能感觉到叶淮很不爽,万一这人爆发了,自己哄不住怎么办?

“因为我要看你腹肌?”过了好一会儿,叶淮却憋出来这么一句。

“不是。”袁星洲哭笑不得,“跟这个无关。”

叶淮:“……”

“对不起。”袁星洲道,“我不应该现在说的,就是,就是……哎,我们能不能回去再说?”

那几个人录完了肯定也要回c栋,他们这样站着,一看就知道吵架了。

“我就问你一件事。”叶淮一字一顿,以不容置疑地口气问道,“刚刚,从楼里出来的时候,你到底在想什么?”

袁星洲:“我……”

“不要骗我……”叶淮道,“我能看出来。”

“我在想,”袁星洲有点担心他发脾气,说了实话,“等解绑后……我要找个什么样的男朋友……”

袁星洲说完之后,简直浑身不自在。

幸而叶淮只是点了点头,随后便没再言语,径直抬腿往前走,似乎连看都不想看他一眼。

袁星洲看着他从自己身前走过,终于松了口气。

而叶淮的表现也印证了他之前的猜想,他在心底自嘲地笑笑,随后默默跟在后面,拾级而上,回到宿舍。

叶淮开门进去,直直地走向墙角,随后提起吉他,推开了玻璃墙上的一扇推拉门。

袁星洲觉出异样,来不及开灯,整个人赶紧扑了过去。

“你要干吗!”袁星洲一把拽住琴包。

叶淮并没有看他,胳膊用力,竟然把琴包拖回去许多。

袁星洲顾不得形象,干脆整个人盘在了琴包上,死死抱住。

“你你、你冷静。”袁星洲被吓得不轻,抬着头连声道:“……你要干吗?”

“扔了。”叶淮回头,冷漠道,“跟你有什么关系?”

袁星洲:“……”

这话袁星洲不想答,但这琴他也不敢放。

叶淮拽了拽,微微皱眉:“放手。”

袁星洲:“我不。”

叶淮:“放手。”

袁星洲:“就不。”

叶淮:“……”

“你不是不要吗?”叶淮问,“你不要,那它就跟你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我今天不扔,明天也会烧了它。”

袁星洲终于意识到,叶淮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只是这次是什么作祟呢?自尊心?

可自己也不能一直这样糊弄着。

“我不想随便收别人的礼物。”袁星洲道,“你有你的送礼标准,喜欢的不喜欢的都会给。但我也有我的标准。”

他说到这顿了顿,小声道:“你也知道,他们都说过我的条件……我不想占人便宜,所以能不收的礼就不收,如果收了,至少要回个差不多的。你这个太重了。”

虽然现在的他并不是回不起这个礼,但一想到这有可能是叶淮出于礼貌的打发礼物,袁星洲就格外不能接受。

或许自己也是自尊心作祟吧……袁星洲心里暗想,却不敢说出来。

叶淮似乎也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抬了抬手,最后又放下了。

两人僵持了片刻,最后叶淮终于败下阵来,转身,开灯,去了洗手间。

袁星洲松了口气,把琴包放好,离着门窗远远的,随后想起叶淮没带洗漱用品,赶紧从箱子里找出,递了过去。

“给你男朋友留着吧。”叶淮面无表情道,“劳您破费了,谢谢好意!”

袁星洲一愣,有些无奈,“我没有,我就是那么一想。”

“哦,是吗?”叶淮洗完脸,胡乱一擦,随后脱掉衣服上床,“你可以在梦里烧给他。”

袁星洲:“……”

袁星洲便自己洗漱,随后换上睡衣,上床睡觉。旁边的叶淮翻来翻去,似乎有些烦躁。袁星洲心里十分不自在,随后又意识到,叶淮能忍住不刷牙?要知道刚到宿舍的时候,这人找牙刷找的差点把家拆了。

正想着,就觉旁边的人一动,叶淮果真起来了。

袁星洲:“……”

“牙刷呢?”叶淮一脸不爽,站在床尾冒冷气,“先跟你男朋友借一下,回头连本带利的还他。”

作者有话要说: 想补在上一章的,结果网审了,无法编辑。感谢大家的支持,么么哒~

给码字小伙伴推个文。《我和对家预订头条》by李思危

文案

贺思嘉,新晋小生,圈内公认的漂亮蠢货,业务稀烂。

吴臻,大满贯影帝,圈内公认的德艺双馨,业务标杆。

双方粉群有深仇大恨,正主关系却扑朔迷离。

头条a:吴臻贺思嘉合作参演新片,力破不和传闻!

头条b:影帝流量实力演绎塑料友情,片场吵架气晕导演!

头条a:当红小生与一线巨星酒店私会,举止亲密疑似出柜!

头条b:网曝贺思嘉吴臻关系破裂,停车场互殴□□味十足!

媒体反复横跳,却有网友嗑上了这对相爱相杀的cp。

毒唯气到发抖:“呸!你梦里的相爱,除非我吴哥倒过来姓!”

然而吴臻竟转发了这条微博:嗯,我姓吞:)

北欧神话中,光明神受到万物偏爱,唯一能杀死他的,只有一株小小的槲寄生。

吴臻以为自己从不留情,直到遇见贺思嘉,他纹上了贺思嘉的名字,图案就像一株槲寄生。

那是他唯一的弱点,也是他的光。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