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度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史上最强手机地图正文卷第1304章水仙罗马的斗兽场起初看起来是血腥暴力的,甚至是没有人性的,是供贵族享乐的,但它并非没有一点积极作用。

最起码它间接的让人唤起了兽性,而不是贪图享乐。

纵观华夏历史,你会发现拥有兽性的人往往战斗力更强,不说远的,就说大汉,大汉朝是难得的历史上最野性的时代,特别是汉武大帝时期,举国出征,虽然耗费了国力,但却让大汉名扬世界,强大到无人敢惹,但这也是在足够的资源下,比起一生之敌匈奴来说,汉人在战斗力上来说还是要差。

因为匈奴人最原始,与天斗,与地斗,与野兽斗,这样保持了匈奴人强悍的体魄,就如同斯巴达人一样,凶悍,野蛮,强大是他们的标志。

别说什么大汉朝最终赢了之类的,那是靠着钱财粮食喂出来的,精良的装备喂出来的,同等条件下,汉人跟匈奴对比来看,还是匈奴更强悍一些。

汉人还算可以,再往后的那些个朝代,都还不是被北方的野蛮人入侵,只能靠文化同化他们,在体魄和意志上却一直处于落后的状态,甚至有些奴性,那是最悲惨的。

作为汉人,自然要将这一切扭转,将这种汉人的血性保留甚至提升上来,而斗兽场就是一个不错的东西,只要见惯了血腥,见惯了野蛮,并且将这种风气和氛围带起来,那么到时候整个大汉都对这种竞技热切起来那么就是他要的结果,就好像后世的那些朝代,读书成为了一种风潮,什么十年寒窗,金榜题名。

当然罗马帝国的斗兽场让罗马人很是兴奋,但却有很大的缺陷,特别是到了后期,就已经完全变味了,成为了一种凶残的屠杀场,这是林飞需要去做修改的地方。

而这一次这些带来的奴隶,是一个引子,他要用他们作为引子来引起这种风潮。

“你哥哥就在这里,你去寻找吧,不过他所犯下的罪行需要接受应该有的惩罚。”钱如怀冷淡的对日黎曼说道。

日黎曼虽然是被他救出来的,但事实上他对其并没有其他的想法,只是觉得她有点用而已,能从罗马一路跟着他们来到大汉,这女人的意志力也好,能力也好,自然不是那么简单的。

“什么惩罚?”日黎曼下意识的问道,此刻她真的是瑟瑟发抖,当钱如怀带着来到城外的时候,看到那个军营,她忽然发现是她跟随着来到大汉的那支罗马国王军队,这让她瞬间就知道了钱如怀的身份。

那可是伟大的罗马等帝国的统治者,他的权威在西方无人不知,无人敢违抗,甚至这强大繁华的大汉朝竟然也是可怕的权贵。

这对于她来说是很不利的,毕竟她哥哥其实是被人家抓了的奴隶,在西方,奴隶是没有任何权利的,生杀大权都在贵族手里。

但同时对她来说也是机会,因为靠着她自己去救自己的哥哥,那是完全不可能的,就算自己能够买通一些小兵什么的,最后不仅要费一大圈的功夫,但依旧不可能救的出来。

而钱如怀就不一样了,他是至高无上的,这里的人都听他的,自己只要跟他讲,只要能取悦他,那么自己哥哥就有救了。

只是她没想到人家直接就让她去找自己的哥哥,但也明确说了他的罪行是必须接受惩罚的。

“他敢抢劫我们,自然是死罪,杀了或者去跟野兽搏斗,这不是你们罗马人喜欢的吗。”钱如怀开口说道。

日黎曼听到这话顿时脸色煞白,死罪那自然是就算白来了,那是她不能接受的,毕竟一路跑来这里就是想要救她哥哥,结果被杀了。

另外一条道看起来还有一搏的机会,在罗马自然是人人都熟悉的东西,斗兽场,跟野兽搏杀,跟其他人种搏杀,要是足够强大确实能够有机会活下来,可是她哥哥是什么东西她很清楚,那就是个好吃懒做的,见了豺狼虎豹直接就吓的尿裤子了,到时候肯定直接就被吃了,更惨。

“还有其他选择吗?比如我替他上?”日黎曼有些绝望的说道,她要上场还有一丝机会,再怎么说也比自己的哥哥强,就算死了也不枉她白来一场,总算救回来了自己的哥哥。

当然能不死最好不死,谁不想活着啊,可惜现在不由她。

“倒是还有一个机会,我想在这里也办一个斗兽场,你是罗马人,你如果能够建起来一个标准的斗兽场,同时将那些个奴隶管理好,我可以考虑放过你哥哥。”

钱如怀开口说道,当初将日黎曼带回来也是这个目的,他自然也能建起斗兽场,但他可不愿意耗费那些心神,而林一他们去办的话问题不大,但他们总归是汉人思维,斗兽场还是罗马人自己最为熟悉,建起来之后,他只需要修改一些规则就可以。

“啊?”日黎曼有些反应不过来,完全没想到还有第三条路走。

“你选择哪个?”钱如怀没有搭理她的一时反应不过来,直接开口问道,机会他只给一次,能不能把握住住就是她自己的事情了。

日黎曼刚才只是没反应过来,并不是没听到,这时候她根本不用多想,直接道:“我帮您建斗兽场,只是这恐怕耗费人力物力很多,短时间内建立不起来。”

“这些不需要你担心,要人我给人,要东西给东西,你给我建好就行,当然你要是建不好,那么你和你哥哥那就只能去喂野兽了。”

钱如怀淡然说道,但却让日黎曼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好。”日黎曼咬牙开口说道,这时候她只有这个机会了,尽力而为,到时候要是不行就只能说明她命该如此,怨不得别人。

“行了,去吧,到时候他会协助你,有什么需要找他。”钱如怀指了一下林一道。

随后钱如怀就不再管这边的事情,他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日黎曼应该没问题。

这边的事情安排下去,钱如怀自然也就不去管了,毕竟对于他来说这些事情实在是小事,大不了到时候直接让系统弄一个就好了,无非就是花点信仰值。

当然钱如怀相信在压力之下日黎曼会创造一个奇迹出来的,况且还有林一帮忙,要人有人,要钱有钱。

至于这个斗兽场的地址,在长安城内自然钱如怀想要找地方也能找到,但是却并不想建立在长安城内,毕竟到时候需要往里面运送各种野兽以及奴隶,时间长了,难免泄露消息,到时候传出去,就算是剧透了,那慢慢的将会让人们失去兴趣。

所以他直接在长安城外买了一块地,悄悄的建起来,到时候一开张,那必然会轰动一时,然后他会始终让这里保持神秘感,人就是这样,你要是坦荡荡的放在他的面前,他未必愿意去弄个明白,可是你要是神秘莫测,反而会勾起人的探索欲和好奇心,趋势之下,他们会更狂热的去一探究竟。

安排完一切,钱如怀便回了府邸,许平君这边已经有了牵扯,那么他就不担心许平君能逃出他的魅力,那么接下来是该去找找霍水仙了,这个不仅漂亮,而且是一个有着独特气质的女子。

就在钱如怀想到霍水仙的时候,此刻的霍水仙却正在家里接受父亲的唠叨。

作为霍光的女儿,霍水仙是幸福的,毕竟霍光位高权重,不管是物质生活还是身份地位,从小她就高人一等,可这对于霍水仙来说却也是一种不幸,因为她从小性格活跃,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不过这些在她这样的家庭中显然是不可能实现的。

毕竟霍光的地位决定了他的生活就不可能随心所欲,家风家教也是他形象的一部分,如果太过随意,那么就会被世人笑话,更严重的是会成为朝堂之上那些早就想拉他下马的那些人的借口。

所以霍水仙的行为是被限制的,从小就被朝着大家闺秀的样子培养,可即便如此,霍水仙还是形成了自家的性格,对于那些繁琐的大家族女子规矩厌烦无比,她常常上街按照自己的性格做事,常常女扮男装混迹大街小巷,因此也惹下了不少祸,甚至有好多次都需要霍光帮她处理。

这自然就让霍光很头疼,完全是在给他朝堂上的那些敌对大臣把柄,好在霍水仙每次出去还知道乔装打扮一番,女扮男装,就算闯了祸别人也不会想到是霍水仙,就算事后有人追查到了这里,他自然也早就准备好一切,悄悄处理掉了这些麻烦事。

可是即便这样,霍水仙依旧常常男扮女装上街闲逛玩乐,偏偏霍光还很喜欢这个女儿,每次很生气,却又舍不得责罚。

“爹,我知道错了,下一次再也不敢了。”而霍水仙古灵精怪,从小就聪明伶俐,每次闯祸后都撒娇卖萌,而这一招也屡试不爽,每次都能轻松从父亲这里过关。

霍光听到女儿的声音,有些无奈,他也知道自己每次都无法抵挡女儿的撒娇,但该说的还是要说,“哼,这话你说了几次了,真以为是闹着玩的,你要真有个闪失怎么办?被人认出来,我的脸往哪里搁?朝堂上那些奸佞小人又会如何害我,你知道吗?”

霍水仙自然是知道的,毕竟这句话几乎她已经听了整整三年,每次自己一闯祸就是这样的话语,因此哪怕一开始她还当回事,但后来慢慢也就烦了,毕竟三年这不都没事吗?

“知道了爹,我这不是没忍住嘛,据说那个王归来引起了整个长安城的风云变化,我也就是去凑凑热闹,结果什么都没有打听到,倒是爹爹你,听说你去迎接那个王了,那个人到底怎么样啊,有传言的那么厉害嘛?”

霍水仙一口气问道,现在钱如怀的名气已经在长安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霍水仙自然也听说了,好奇之下就去打问了一番,甚至她还在王府外等了一阵时间,想要看看能不能等到钱如怀,看看这位王到底是何等的威风,奈何完全没有等到人。

听到这话,霍光吓了一跳,不由的开口道:“霍水仙,不许胡闹啊,我告诉你,关于王的一切都不要去涉及,我这是在跟你认真的说,你不要当成耳旁风啊。”

霍水仙听到父亲的话后,便明白父亲这话是极其认真的跟她在说,只是这却反而更勾起了她的好奇心,开口道:“爹爹,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好歹也是堂堂的大将军,怎么感觉你很怕这位王,您不是见过他吗?外面盛传您和他的关系极好……”

“该死,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害我。”霍光听到这话后忍不住的骂了一句,这很明显有人故意放出风来说他跟钱如怀的关系亲近,这样也好找到攻击他的把柄,毕竟王现在的处境和身份都还处于一种不稳定的状态,很容易招人嫉恨,或者说是遭到刘氏子孙的嫉恨,哪怕现在的皇帝虽然暂时被他们给糊弄过去了,但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受小人挑唆而跟王对立。

总之他想到了很多,同时他也知道自己一个不好,就可能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所以必须为家里的自己人想想后路了。

而霍水仙正好在眼前,他不由的就先想到了霍水仙的后路,按照霍水仙的性子,以后闯祸是免不了的,如果自己倒下的话,那么霍水仙很可能会过上最艰难的日子,那么最靠谱的后路是什么,那自然就是能代替他照顾自己女儿的人,而这非霍水仙未来的丈夫莫属。

可是这谈何容易,找到比他还靠谱的后路来照顾自己的女儿,这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到的,他作为大将军,托孤之臣都被整倒的话,那么还有谁能够扛得住这样的打击和压力,这需要何等的权势才能做到?

思来想去,他根本就想不出任何一个人满足这个条件,就在他烦恼的准备要放弃的时候,一个人影出现在了他的脑海。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