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度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汉时有淮南王刘安,其人礼贤下士,网罗能人无数,善能旁征博引,著《淮南子》二十一篇传世。

淮南王晚年笃信道法,于寿阳城外北山炼丹修仙,据闻会同合修八公一齐飞升,北山由此更名八公山。

八公山上建有淮南王庙及淮南王陵,赵国名将廉颇亦埋骨于此,此地号称“中州咽喉,江南屏障”,从古至今战事频仍。

昔日淝水之战东晋大破前秦,所谓“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便是发生于此地。

时值盛夏,皓月当空,八公山东麓的落泉山房,正厅之中但见一人来回踱步,脸上的神情颇见焦虑。

此人生得长身玉立,形貌异常伟岸,气态不怒自威,显露出绝顶的王者风范,正是净宇教主叶行歌。

或许是因为过分操劳,叶行歌鬓边已经出现白发,只因武林正义盟成立至今不足三载,便彻底扭转江湖大局。

原本几乎统一天下的净宇教,近日兵败如山倒,教众锐减至不足十万,倾颓之势不可遏制。

尤其自从昆仑派和雪域无垢城加入武林正义盟,七位盟主戮力同心,侠义之士纷纷景从,正道力量与日俱增。

净宇教却是江河日下,面对内忧外患两相交逼,叶行歌纵有千般手段,终究还是力不从心。

轻轻叹了一口气,叶行歌抬眼望向空中的朗月,喃喃自语道:“妄窥天机,逆天而行,当真是我错了么?唉……历尽艰辛,半生戎马,天下即将在手,岂能败于天命?”

一声叹息未已,忽听一阵脚步匆匆,随即但见一名紫衣少女步入正厅。

时光的流逝让她更显成熟风韵,绝顶容色依旧秀美无伦,正是现任百毒门主——“紫冥”鲜于曼。

叶行歌早已举步迎上,虽然竭力镇定心神,却还是语声发颤的道:“如何?铃儿可还有救?”

鲜于曼面有愧色,低眉讷讷的道:“义父宽心,义母性命无碍,只是‘牵机’毒性炽烈,她今后恐怕……”

叶行歌心头一紧,脱口惊声道:“今后恐怕怎样?”

鲜于曼缓缓摇头道:“义母死志坚决,毒质入体太久,孩儿使尽浑身解数,还是没法彻底解毒,今后义母恐怕再难下地走动,面容也会僵瘫若死。”

叶行歌难掩伤恸,不禁喟然道:“铃儿……你何苦烈性至此,唉……终究是我害了你啊。”

鲜于曼愈发羞愧,垂下螓首嗫嚅着道:“是孩儿太过无能,恳请义父责罚。”

叶行歌摆了摆手,低咳一声道:“曼儿无须自责,这次若不是你施救,铃儿只怕已经香消玉殒,本座只有衷心感激,岂会稍加怪罪?”

鲜于曼依旧难以释怀,顿了顿才期艾着道:“敢问义父,义母为何服毒自尽?”

叶行歌似是一滞,随即沉声道:“此事本座心中有数,曼儿不必过问,谨守本分便是。”

鲜于曼碰了个大钉子,无奈幽幽一叹道:“是孩儿僭越了,请义父恕罪。”

叶行歌忽然心中一动,面现关切的道:“倩儿情况如何?”

鲜于曼轻咳一声道:“义父不必担心,倩仪妹妹并未中毒,只是见到义母晕死,惊骇之下一时昏厥罢了。”

叶行歌吁了口气,隐见感慨的道:“是本座六神无主,乃至关心则乱,总之不是中毒便好。”

鲜于曼嗯声道:“义父和义母伉俪情深,对倩仪妹妹又百般疼爱,的确难免关心则乱。倩仪妹妹已经交给奶娘悉心照料,只是日后她若寻觅义母,还须妥善解释一番。”

叶行歌心下苦笑,定了定神才点头道:“本座醒得,那铃儿便拜托曼儿照顾了,切莫让她再寻短见。”

鲜于曼自然应允,正待施礼告退,便听外面传来一个洪亮声音道:“启禀教主,天机神王求见。”

叶行歌眼神一凛,立刻扬声道:“传!”

报讯的教众答应一声径自去了,鲜于曼略一迟疑,试探着道:“义父和天机神王是否有要事相商?那孩儿这便回避?”

叶行歌淡淡的道:“无妨,稍留片刻。”

鲜于曼垂首应是,须臾只见一条身着锦衣的人影迈进正厅,径向叶行歌欠身施礼道:“石万通见过教主,教主承天景命,圣体安康。”

此人身形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容貌不老不少、不丑不俊,总之全身上下并无半点出奇之处,倘若丢在人堆里,恐怕谁都不会去注意他,没想到这便是净宇教的头号智囊,赫赫有名的“天机”石万通。

叶行歌微一颔首,不疾不徐的道:“老三来了,此行可还顺利?”

石万通向鲜于曼点头致意,随后一抱拳道:“托教主洪福,此行幸不辱命。”

叶行歌早留意到石万通提着一只木盒,当下眉峰一轩道:“如此甚好,木盒之中便是那人的首级了?”

石万通恭声道:“不错,请教主过目。”

他说罢轻轻放下木盒,伸手打开盒盖,灯光之下觑得分明,盒中果然是一颗头颅。

端看其人年约四旬,容貌端正和善,颔下三缕长须,颇有仙风道骨,即便此刻已然魂归幽冥,看起来却依旧栩栩如生,好像即便下一刻睁开眼睛,都不会让人觉得奇怪。

鲜于曼眼见此景,忍不住面现悲悯之色,叶行歌却是冷冷一哂道:“好一个定世七侠之‘天刀’,司徒兄啊司徒兄,你明知本座最憎恨背叛,却还要走上这条路,如今身首分离,却不知你可曾后悔。”

原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昔日被叶行歌引为知己的“天刀”司徒翔,石万通看着自家师兄的头颅,轻轻一叹道:“兄弟阋墙,同室操戈,的确令人唏嘘,但为了神教的千秋霸业,我只好愧对恩师了。”

叶行歌清咳一声道:“老三大义灭亲,本座十分欣慰,定世七侠猖狂已久,此次总算给了他们一个教训。”

石万通沉吟着道:“定世七侠均非易与之辈,哪怕师兄只余一臂,单打独斗仍是胜我一筹。”

“然而战场兵不厌诈,师兄太过仁厚,正是取死之道,败亡更在情理之中。”

叶行歌淡笑道:“老三太谦虚了,即便是单打独斗,只要你没有自我设限,而是拿出全部能为一战,取胜应该并非难事。”

石万通闻言一怔,面现迟疑的道:“教主似乎意有所指,莫非那一战你看在眼里?”

叶行歌并未否认,直截了当的道:“不错,只是本座没有料到,向来标榜兵不厌诈的老三,也有太过仁厚的时候。”

石万通为之哑然,片刻方苦笑道:“承蒙教主关心,可惜若论仁厚,我终究不及师兄,结果便是他死我活。”

叶行歌微颔首道:“总之既全了兄弟义气,又得到想要的结果,老三果然从不令人失望。”

鲜于曼听了半晌,已然大略知晓原委,惋惜之余若有所思的道:“定世七侠中的‘天刀’正是司徒先生,如此看来‘天尊’‘行者’‘穷神’之类也并非故弄玄虚,恐怕正是咱们先前推测的那几人。”

叶行歌冷笑一声道:“故弄玄虚也好,光明正大也罢,只要敢与神教作对,眼前便是榜样。稍后老三传令下去,将首级高悬示众,且看那班自诩正道之辈,是否当真义薄云天,愿意为同袍拼死一战。”

石万通恭声应是,这时又听鲜于曼道:“天机神王此次经历苦战,为免引起伤病复发,少时还请来紫藤阁一趟,让我为您诊疗一番。”

石万通和声道:“紫冥神王有心了,石某足感盛情,必定不会失约。”

鲜于曼略欠身道:“不敢当,那我先行告退,下去照顾义母。”

叶行歌点了点头,鲜于曼又向两人各施一礼,这才举步离开正厅。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