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度小说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有一件事,谢岩能猜到却不知道,那就是当他刚刚进入“赵国公府”书房的时候,正在“太极殿”参加皇帝“新年御宴”的李义府就得到了这个他怎么也想不通的消息。

如果换作是旁人,李义府可以毫不犹豫地命人将其拿下,但谢岩不同,他和长孙无忌毫无半点关系,且是当今皇帝眼中最为信任的臣子之一,况且其与冯宝的关系天下皆知,而自己与冯宝又有利益来往,如此一来,真要是做了什么,指不定什么好处没捞着,把自己还给搭进去了,历来精明的李义府,可不会干这么蠢的事情。

但事情下面报上来了,装作不知道又不可能,弄得李义府无比纠结,暗自痛骂下面的办事人——太没个眼色了,哪能什么事都呈报?那不是找不自在嘛!

然既已知道,李义府当然要给下面的人“指示”,可他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干脆来了个不予理睬。

对下可以如此,对上自然不行,李义府寻得一个机会,让一名小宦官带话给王伏胜,他相信,皇帝很快就会知道此事。

但李义府万万没有料到的是,王伏胜悄悄对皇帝说了之后,皇帝似乎一点异样的表情也没有,继续饶有兴趣地看着歌舞,还不时与一旁的武皇后说笑,仿佛和不知道一样。

“难道陛下事先知道不成?”李义府心里揣测着。

皇帝没表示,李义府当然不会多事,继续享用美酒美食,观看美人歌舞那才是正事。

相比先帝太宗时期,李治举行的“御宴”,规模和随意性都要小上许多,这或许跟两代帝王完全不同的性格和经历有关。

李世民戎马一生,与麾下将士痛饮乃是常事,成为皇帝后,但凡在宫内举办“御宴”,那帮依靠军功而入朝堂的武将们,依然保留了在军中“豪气干云”的做派,丝毫没有成为大臣的模样,那是酒到杯干,相互拼酒,甚至喝到高兴处,还能赤膊上阵,大打出手,通常李世民都装作没看见,任由他们胡闹……完全是摆出“君臣同乐”的架势。

李治就不同了,从小习惯于“按规矩”办事,人虽然随和,行事却讲究一板一眼,很少做随心所欲的事情,结果导致现在的宫内“御宴”颇有些沉闷,大有索然无味的感觉。

差不多“子时”刚过,李治便以“困乏”为由,携皇后而去,留下群臣继续饮宴。

大臣们是走还是继续,李治并不关心,怎么说是“新年之夜”,闹腾些也属喜庆,无需多虑。

兴许李治是真的累了,回到“清宁宫”后,稍作洗漱便睡下了,只在临睡下前吩咐王伏胜道:“明日差人去问问谢卿家。”

“老奴遵旨。”王伏胜一面应道,一面放下床幔。

另一边,王福来伺候武皇后更衣、卸妆等事宜业已完毕,正扶着皇后轻走过来。

武皇后原本还想和皇帝说两句。却发现皇帝已然有入睡的迹象,便轻轻挥了挥手,让一旁伺候的人退下,自己小心翼翼地躺下了。

皇帝、皇后安然就寝,一众宦官、宫女终于轻松了下来。说是轻松,其实也只是精神上的放松,凡当值的,依然各守本位,随时应付各种可能。

王伏胜和王福来不同于普通宫人,他们一左一右,分别在龙榻两端靠墙的锦墩坐下,如此可以闭上眼合衣小睡,此乃作为近侍的“特权”。而伺候帝、后多年,两位王总管早已养成随时能睡,随时可醒的习惯。

王伏胜或许是年纪大了,加上忙碌了一整天,劳累的很,故而很快入睡;王福来那是年轻些,且跟着皇后,事务也较少,因此睡的不沉,偶尔醒一下,发觉无事,才继续安睡。

不知道是什么时辰,王福来迷迷糊糊中,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他睁开眼,先是看了一下皇帝、皇后,发现并无状况,再看王伏胜,依旧保持着原先的姿态,显然也是无事。

“难道会是外面?”王福来心里想着,人却已经站了起来。

“王公公,王总管。”

声音很低,但是王福来却听得真切,他随即看了一眼王伏胜,见他毫无动静,便轻手轻脚地走出以纱幔隔断的“内间”。

一名小宦官见王福来走出,急忙迎上去,还没等他开口,王福来便挥了挥手,示意小宦官:“走远些再说。”

小宦官心领神会,躬身后退。

待走出不少距离,王福来这才停下步伐,低声问道:“何事?”

小宦官赶紧上前低声说了一段话……

“啊——”王福来刚刚惊出一个字,突然意识到不妥,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回头看了一下纱幔之后,等了片刻,见无动静,这才回过来对小宦官低声道:“先候着。”说完即回身进入“内间”。

王福来不是皇帝的近侍,不敢直接唤醒,所以他轻轻地走到王伏胜身边,伸手轻推了一把。

王伏胜猛然间惊醒,见是王福来,眼中立刻闪现出询问的眼神。

王福来弯下腰,凑到王伏胜耳边用最低的声音转述了小宦官的话……

王伏胜“霍”地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盯着王福来,在见到肯定的点首之姿后,果断地走到龙榻近前,跪下唤道:“陛下——陛下——”

“三更半夜的,何事惊扰圣驾?”李治还没醒,武皇后倒是先醒了,且语气中明显带有不悦之色。

王伏胜顾不上那么多了,急忙禀道:“禀娘娘,长孙太尉,去了——”

“去了?去哪儿了?”武皇后显然没有听出来话里意思。

“去见先帝爷了!”王伏胜回道。

“这——”武皇后意识到了,原来有如此大事,难怪王伏胜会此时呼唤皇帝。

不管心里有多么震惊,唤醒皇帝才是当务之急。

很快,李治隐约听到武皇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似乎是在呼唤自己醒来。

“媚娘莫不是忘了,今日无早朝。”李治眼睛都没睁,直接说了一句,跟着还翻了一个身,大有再睡之意。

“陛下,不是早朝,是‘太尉’!”武皇后跟着声音增大了一些,又道:“长孙‘太尉’,他去了——”紧跟着不忘补充了一句:“去见先帝他老人家了。”

“什、什么?”李治刹那间从睡梦中惊醒,扭头看向武皇后,问:“媚娘,谁去见先帝了?”

“陛下——”王伏胜跪在那里悲声言道:“宫外传来消息,长孙太尉去——了!”

“快、快扶朕更衣!”李治动作很快,坐起来又问道:“何人进宫报丧?”

王伏胜站起来招呼其他宫女,宦官过来伺候,而后禀道:“‘秘书监’长孙都尉亲自入的宫。”

李治听闻是长孙冲亲自前来,情知必定假不了,当即说道:“命长孙冲‘两仪殿’候驾,宣李义府、许敬宗即刻入宫。”

王伏胜稍等片刻,见皇帝停下不言,急忙应道:“奴婢遵旨。”

“速去!”李治说完,忽然又想起什么,再道:“另传‘新安县子’速来见朕,不得迁延。”

随着皇帝金口一开,整个“太极宫”开始如日间一般忙碌起来了……

“谢府”中,谢岩没有入睡,倒不是他不想睡,而是府内居然一个人也没睡,都在学“打麻将”呢!

谢岩非常奇怪,大唐怎么会有“麻将”这玩意儿,询问后才知道,最初是冯宝在“西州”弄出来几副,回“长安”路上一直没用过,后来一直放在随军的物资里,直到在“长安”驻扎的时候,才拿出来玩乐。至于怎么到“谢府”里,那就更简单了,亲兵们随谢岩去驻扎营地的时候,“施工队”里的熟人给的。

谢岩看他们玩儿了一会儿,发现他们知道的“规则”好像不全,便主动告诉亲兵们,应当如何如何……

这么一来,众人情绪高涨,纷纷提出“耍乐”一阵,连紫珠她们四个也好奇的不肯离去,非要跟着学,就这么着,一大群人围着谢岩听他仔细述说着变化无穷的“麻将”。

“县子!谢县子——”

声音未落,一人推开客厅大门就快步走了进来。

“熊五,出了何事?”吴成认得,来者是今晚的门卫,故而迎上去问道。

“宫里来人,欲见县子。”

正在教“打麻将”的谢岩闻言一惊,赶紧将麻将一推,继而起身,问道:“来人何在?”

熊五应道:“在门房。”

谢岩不再多问,快步走出客厅,直向大门而去,没多久即在门房里见到王伏胜的随侍宦官。

“陛下口谕,召‘新安县子’即刻入宫觐见。”宦官一句多余的话也没说,直接道明来意。

皇帝召见,谢岩岂敢怠慢,一边让吴成速去准备,一边向宦官打听“陛下因何事急召?”

当听说是因为长孙无忌突然死去一事时,谢岩心中那是五味杂陈,百感交集。只是因为时间紧迫,他还来不及多想,只能将万千思绪暂放心底,一切等上了马车再说。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